印度和越南:外包“巨擘”和外包“黑马”

2007-08-20 08:07:25
  作为亚洲最具实力的IT“接包”国家,印度的发展步伐目前已远远超越了相对简单的呼叫中心业务。《印度时报》负责经济报道的编辑希达塔不久前告诉本报记者,到2010年,印度的IT外包市场将从目前的每年60亿美元增至90亿美元;到2008年,将有约100万个与IT相关的工作岗位从美国“外包”到印度。

而且,印度的外包业务范围十分广泛,从应用软件开发和维护到证券研究、生物技术研发、法律服务等,不一而足。

  成本优势固然是印度成为IT外包强国的一个重要因素。希达塔说:“如果在美国1小时的工作成本是100美元的话,在印度只有20美元。”然而,印度的吸引力不仅是成本,还有印度大学培养出来的高素质人才,印度的博士、工商管理硕士、工程师、医生以及律师的总人数位列全球第二。而且,印度有大量的留学人员在美国学习和工作,他们可以用英语无障碍地与英美客户沟通。此外,在印度,大型的成熟的外包公司已不鲜见,许多公司都能直接承包美国政府的合同。

  在过去几年中,印度一直是全球IT外包的最大受益者之一,但关于“印度在未来能否继续保持其吸引力”的担心,最近却越来越强烈。希达塔告诉本报记者,这一担心主要来自用工成本的上升,这使得很多欧美公司开始考虑将外包目的地转移到菲律宾、波兰这样的成本更低的国家。

  究其原因,希达塔认为,印度当前“有足够学术背景、实际经验并受过严格培训的高级人才”,但这并不能满足印度知识经济不断发展所带来的人才需求。比如以前是10万人竞争两万个工作机会,现在却有17.5万个工作机会等着10万人来挑。所以,现在印度知识工人的报酬普遍上涨,“一个刚参加工作的普通大学工程系毕业生,在2000年只能拿到3000美元~3500美元的年平均收入,现在却可拿到7000美元~8500美元”。而且,研究表明,在未来4年到5年,印度仍将有近50万名工程师的需求缺口。

  中国作为新兴的IT外包市场,如今发展势头也日趋强劲。劳动力成本低,自然成为增长迅速的一大优势。如果说印度目前的研发劳动力成本比美国便宜,那么中国的这一成本比印度还要便宜40%。但由于文化、地理和语言等方面的原因,目前中国主要向韩国和日本提供IT外包服务,而在欧美外包市场上则远远落在印度之后。

  很多人并不知道,越南正在“悄无声息”地成为全球最大IT生产商外包其业务的替代目的地。在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咨询机构“neoIT”依据劳动力储备和基础设施发布的“2006年十个最具竞争力的外包城市”中,胡志明市不但名列其中,而且是除印度城市之外排名最靠前的城市,马尼拉和上海均位居其后。

  如果说六七年前越南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还来自生产鞋、自行车和服装等低工资制造业,那么从近两年开始,外商和越南政府已越来越多地把目光瞄准了IT业。比尔·盖茨去年访问河内时曾表示,越南完全可以像印度那样发展软件开发等外包业务。英特尔也在去年决定在胡志明市附近投资10亿美元建立半导体工厂。

  这些信息表明,跨国公司对在越南进行大规模投资很有信心。那么,越南成为IT外包“明日之星”的优势何在?

  价格便宜当然是越南的首要优势,这不仅体现在工业用地价格上,更体现在劳动力成本上。《越南投资报》的记者阮龙登近日告诉本报记者:“在制造业领域,越南工人的平均月工资约为60美元(每年700美元);在知识产业,目前尚未有明确的平均数字,但估计至少比中国沿海工业区的工资低三分之一。”不过,他也表示,最近在越南的大城市,那些最顶尖的知识人才的月工资已可达到上千美元。但根据越南劳动和社会事务部的说法,顶尖知识人才的数量非常有限,只占所有劳动力的不到5%。

  其二,越南人口的年轻化程度令人吃惊。阮龙登说:“越南总人口已经增长到8500万,其中一半人口的年龄在30岁以下,50岁以下的人口预计将在今年底超过70%。”如此多的年轻人口储备,使得越南自然成为投资者的乐土。阮龙登说,仅2006年,就有60亿美元的外资投向越南,越南政府预测,这一数字在2007年将达到70亿美元。

  其三,越南高达94%的识字率可排在世界各国的前列,而印度的这一比率仅为68%。

  此外,越南政府的大力扶植,也是越南IT外包产业得以崛起的一个重要因素。快速的投资审批手续、优惠的税收待遇,都让来到越南的投资者感受到机会的存在。当比尔·盖茨今年5月访问河内时,越南领导人甚至为接见他而暂停出席同期召开的越共全国代表大会,这是对一位非国家领导人的罕见礼遇。

  诚然,与印度相比,目前越南的IT外包业在全球市场上还远未形成气候,员工的英语水平不如印度人或菲律宾人流利,大学生的质量也普遍有待提高。但无疑,越南独有的优势,已使其成为中国和印度不可小觑的潜在竞争对手。

来源:中国青年报

 伙伴主题

 

 投稿邮箱

edit@rencai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