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三角民工辞工退保搞"创收"成"潮" 社保成空中楼阁

2008-01-08 08:39:00
春节临近,在珠三角,回家过年的农民工辞工退保成“潮”,有的地区退保率超过95%。社保政策成“鸡肋”,引发对制度缺陷和利益驱动的质疑

柳元发从湖南来广东打工已七八个年头,4个月前在东莞上了养老保险。2007年12月底见到他时,他却在忙着办理退保手续。

“退保划算吗?”“没办法。要去深圳打工,转不过去,只能退掉。”拿到622.33元退到的保金,柳元发摇摇头。

实际上,退保的农民工,不只柳元发一个。临近春节,在珠三角,回家过年的农民工辞工退保成“潮”——有的地区农民工退保率高达95%以上。以东莞为例,2007年一年,这里有超过60万人次办理了退保手续,一天最多时退保现金流达30多万元。仅南城区社保分局,就有1.23万人退保,退保总金额高达2628万元。

目前,我国1.2亿农民工中
,参加养老保险的已达15%。截至2007年10月,广东省参加企业基本养老保险的农民工达780.1万人,东莞市养老、医疗、失业三险捆绑参保,参保农民工超过180万人。

然而,频繁退保,却使农民工难以享受养老保险带来的好处。好政策的背后,究竟存在什么制度缺陷和利益迷局?

“这里上的保险,到其他地方就没了”

流动性大,参保成“鸡肋”

河南籍女工刘会翠刚从科泰辞工到新科公司,参保一年半领到退保金1900多元。“打工时要一直上保险将来才能领养老金。可是这里上的保险,到其他地方就没了,不知道该咋办。”流动性大、就业稳定性差,成了农民工频繁退保的重要原因。

记者调查发现,工厂经营不善倒闭、工厂搬迁市外以及春节期间回家潮等,都会造成大量退保。一些企业在有订单时招收大量工人,订单少就裁员,也造成很多集体退保。2007年6月,东莞寮步镇港资企业祥泰五金厂由于经营不善倒闭,导致厂里200多名工人集体退保,2007年寮步已有20多家这样的小企业倒闭。

退保费是农民工一笔重要收入,经济利益诉求也是退保的重要原因。“对农民工来说,拿到现钱最重要。”东莞南城区社保分局局长李小玲介绍说,目前,社会养老保险缴费由个人和企业两方承担,个人缴费8%,企业缴费8%。但由于东莞市建立地方养老保险,企业还必须缴费3%,这部分费用也划入参保职工本人的地方养老保险个人账户,东莞农民工参保满一年退保则可以退回缴费的11%,不够一年只退8%。以东莞南城区社保分局为例,退保的人以参保1年至3年者居多,按镇职工月平均工资960元计算,一次性退保后就能得几千元。有的人甚至为领取退保金而故意辞工,请求企业开退保单。

“除非本地人,谁能在一个地方打工15年”

制度缺陷,社保成空中楼阁

“50岁太遥远了!”从安徽阜阳来东莞的唐敬云今年才19岁,“谁能在一个地方打工15年交保费?除非是本地人!”准备回家过年,她打工的电池厂2007年12月有上百人辞工退保。

累计缴费15年,退休后才能拿到养老金,这个规定让打工者觉得“太遥远”。深圳1987年起允许非户籍人员参加养老保险,15年后,能够享受养老待遇的仅有100多人。

广东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养老保险处处长袁伟说:“农民工要跨越‘累计缴费15年’这道槛绝非易事。不能实现转移接续,农民工参保很难达到规定年限。”

在袁伟看来,另一个制度上的难点,就是城乡之间、地区之间,社保不能有效对接。目前,我国养老保险等主要社会保险制度被分割在2000多个统筹单位,多为县市级统筹内运行,各统筹单位之间政策不统一,难以互联互通,养老保险关系无法转移接续。镇一级的社保机构尚未健全,许多农民工不知道今后这笔钱会转到哪里。

“虽然国家规定任何地方都要无条件接纳个人养老保险,但某些地方还是设置了障碍。”东莞社保局养老失业保险科科长陈陆说,目前各省都有个别城市设“卡”,不接受从别市转进来的无常住户口人员的社会保险手续。原因很简单:外来人员在当地退休的越多,当地财政需要支出的养老金也越多。

“农民工参保再退保,成了地方变相增收行为”

利益驱动,退保成“创收”

“让农民工参保再退保,不乏社保机构内在的利益驱动。”知情人士透露。

农民工退保,所缴保险费的“小头”——个人缴纳部分由农民工一次性领回,“大头”——单位缴纳的统筹部分,充入地方社保基金。这也是各地社保机构扩大参保面和办理退保时心照不宣的动力。

按相关规定,农民工解除劳动合同时,可保留保险关系,重新就业时再接续(俗称“停保”);也可将其个人缴费部分一次性支付给本人,同时终止养老保险关系,重新就业重新参保(俗称“退保”)。但一些地方的社保局却更愿意让农民工退保,有的甚至规定“解除劳动合同必须退保”。

东莞台资润丰五金家具厂厂长陈佛林说:“我们厂2300多名农民工,每年向社保局缴纳工伤、养老、医疗、失业四项保险金共300多万元。”一些厂长私下告诉记者:社保局会给工厂下达参保人数指标,企业必须缴足,工人离厂就退保,“以农民工参保名义向企业征缴保险金,已变相成为地方政府的增收行为。”

面对记者,社保部门均表示没对农民工参保的资金情况作统计。据广东省公布的2005年缴费工资下限,记者算了笔账:深圳是1591元/人/月,单位缴费费率是8%,即1名参保1年的农民工退保,单位就向市养老保险基金“贡献”了1527元。东莞是1261元/人/月,养老保险单位缴费费率是10%,每名退保农民工向市养老基金“贡献”1513元。广州是1551元/人/月,单位缴费费率是20%(私营企业12%),每名退保农民工向市养老统筹基金“贡献”3722元。

以东莞寮步镇社保分局为例,去年1—10月该镇养老退保2.37万人次,退保金额达3180万元,按照企业上缴比例推算,该镇分局2007年沉淀进本地账户的社保资金在3200万元以上。

  “只要一张IC卡,就可以解决问题”

统筹全局,让农民工真受益

“退保损害了农民工权益,使他们晚年无法享受社会保障。”袁伟说。

退休后养老金水平与缴纳年限、个人账户的联系紧密。农民工退保,虽然能拿到现钱,但几年甚至七八年的缴费年限将作废,个人账户将不存在,今后虽可重新缴纳,计发水平却降低。而流动退保,缴费年限达不到要求,就意味着失去了这份保障。调查显示:外来工在广东企业的平均工作周期是4—6年,其间人均换工一次以上。

“一张IC信息卡就可以解决养老保险的流动问题。”广东省政府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惠武说,广东准备用3年左右实现省内城乡统筹,已在6个城市试点。如果全国社保统筹,账户跟着农民工走,一张IC卡就可以顺利转移,给付标准按照其交费截止到日前的当地标准给付。如在深圳、广州和四川各有交费,领取时就按三地交费时间段和标准领取。这在技术上也可以办到。

“东莞等地率先对农民工养老保险工作做出探索,过程中也暴露出一些问题。这需要从全国的层面来统筹推动解决。国家目前即将出台的农民工养老保险办法应该是低水平、广覆盖、易转移的,最好不要各地都单出一套制度。”东莞市社保局副局长黄庆辉建议,采取中央转移支付、地方互济一部分的办法,统一调控解决。 (记者 吴 冰)

来源:人民日报

 伙伴主题

 

 投稿邮箱

edit@rencai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