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现金不爱社保”,短视?无奈?

2008-06-11 09:58:57
不管出自无知还是无奈,“爱现金不爱社保”现象的出现,将使劳动者多年积累的参保年限瞬间变成零,老有所养、病有所医也无法得到保障——
“我也知道退保很不划算,可是如果我不退的话,这点保险费就白白扔了!”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沉重的叹息。说这话的,是一位接受记者电话采访的农民工。

近几年在广东等省的一些城市,等候办理退保手续的农民工,有时竟在社保单位门口排起了长队。特别是在春节前,为了能赶在回家前领到退保金,不少人早上三四点就出门了。这一现象被媒体称为“退保潮”,有些地方农民工的退保率达95%以上。

“2007年深圳共有439.97万人参加基本养老保险,而退保人数竟然高达83万人。”一位政协委员拿出一组对比鲜明的数据。可见,目前我国社会保险的推广实施,的确面临着种种困难。

“钱在自己手里最踏实”

从东北来京打工的王雪冬,为一家白酒生产公司做销售代理,签订劳动合同后,对于如何上社会保险,公司提出了这样的解决方案:单位在工资之外另发给每位员工每月200元的“保险补贴”,由员工个人到社保部门办理相关手续。王雪冬一算,如果公司统一办理社会保险,有一天自己想退保也只能拿到个人交纳的一小部分保费,现在每月多200元钱,远远高于个人应该缴纳的8%的比例,于是,同意了公司的提议。

王雪冬坦诚地告诉记者,事后,自己根本没有去参加社会保险。他的理由是,“我身体很强壮,办保险的钱还是留给孩子花吧。”

在一家企业后勤部门当司机的张师傅来自甘肃农村,他把办理社会保险比喻为在银行办了一张零存整取的存折。“每个月看工资条上扣除的一笔笔款项,我就觉得这钱存的不踏实。虽然说可以老有所养、病有所医,但是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只有钱在自己手里最踏实。”明知吃亏为何还退保

人们常说的社会保险,包括: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医疗保险、生育保险和工伤保险五种。其中,养老保险费较高。在北京,养老保险由员工和单位双方各负担一部分,单位负担20%,个人负担8%,退保只退个人缴纳的8%。算这样一笔账,如果每月缴费基数2000元,个人缴纳养老保险费160元,单位缴纳400元,这样整个缴纳养老保险费560元,但是退保只能拿到160元,剩下本来属于自己的钱就没有了。其实这笔账很简单,但是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宁可吃亏也要换现金呢?

25岁的小伙子肖福财从甘肃到福建莆田找工作,现在一家服装厂当电工。这份工作还不错,签了三年的劳动合同,单位也已经按规定为他上了社会保险。可是今年劳动合同就要到期了,肖福财准备回老家结婚,然后在本地找份工作安家立业。他很想将这份保险延续下去,可是目前还没有办法在老家办理转移接续手续。于是,肖福财选择了退保。

像肖福财一样,因工作地点变化想退保的农民工不在少数。

记者近日在北京市中高级人才市场随机采访了几名来自外地农村的求职者,他们或者表示“还不清楚社会保险能否异地转接”,或者表示“如果将来离京,选择退保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一位招聘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外地农民工很少有人会在一个城市工作达到15年之久,最终能享受到社保利益的人还是少数。”
期待社会保险全国统筹

今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国家采取措施,建立健全劳动者社会保险关系跨地区转移接续制度。”北京市西城区法律援助中心的郭兴昌律师告诉记者,目前我国关于社会保险转移接续的法律条款就只有上面的这一条,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实现社会保险全国统筹的目标。城镇居民不存在社保转接的麻烦,当原单位不再缴纳社会保险费后个人可以缴纳;关键是农民工社保的转接,主要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由于换了工作地点,各地标准不一,无法进行异地转接;第二类是由于在城市务工返乡后,无法和当地的农民保险进行衔接。

有关专家认为,社会保险这项利民举措本来就该全国一盘棋,由国家统筹,个人的养老保险账户在全国任何地方都可以通用。由于我国各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存在差异,因此,实现社会保险国家统筹的第一步,是要实现省级统筹,然后尝试省与省之间的社保对接。据记者了解,如今在福建、江西、湖南、广东、广西、海南、四川、贵州、云南等地,劳动保障部门提出了要在泛珠三角合作区域内建立起相互衔接、可转移接续的社会保障体系,主要针对这一区域内的跨省劳务工作人员。

除了异地转接制度的不完善,还有一些问题也应引起人们的高度关注。

如,有些地方目前出现了政府欢迎外来打工者退保的现象。对此,中国人民大学保险学系主任张洪涛教授分析认为,在当地退休的外来人员越多,当地财政支出的养老金就越多。如果一旦退保,就不用在当地退休,财政支出就会减少。而且退保只退8%个人缴纳的小部分,单位缴纳的20%将会直接进入当地社保基金。利益驱动,是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
劳动者眼光要放长远

造成劳动者“爱现金不爱社保”,统筹制度不完善是客观原因,但其中也不乏掺杂了许多劳动者个人的主观短视。

郭兴昌律师认为,部分农民工对参加社会保险态度不积极,主观上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没有看到社保的现实利益。父辈都是农民,几乎没人享受过社会保险,“榜样的力量不足”。二是由于现实生存的需要。每个月几十元几百元的缴费对于大部分农民工来说相当重要,所以抱着能免就免能省就省的短视想法。当然,还有部分企业为了降低生产成本,对农民工威逼利诱,一面威胁员工说要想办社保就辞工,一面以所谓的“社保补贴”来引诱劳动者,造成许多劳动者自愿放弃参加社会保险的主张。
郭律师提醒劳动者,盲目退保后再想参保,参保年限就要开始从头算,因此,退保一定要慎重考虑。应该把眼光放长远,社会保险制度将是安定人民生活、国家长治久安的千秋大业,只会向更完善更健全的方向发展。劳动者既要看到社会保险的强大后劲,也要看到社会保险的长远利益。

针对有的企业不为农民工上社会保险,有关专家指出,《劳动法》第七十二条规定,“社会保险基金按照保险类型确定资金来源,逐步实行社会统筹。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参加社会保险是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的责任和义务,用人单位以种种理由拒绝为劳动者办理社会保险已经构成了违法行为,劳动者要主动积极地向监察部门投诉。从2008年5月1日起,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也开始受理劳动者社会保险纠纷案件。如果担心影响自己的工作,还可以通过第三人检举的方式维护合法权益。

“高度决定视野,角度改变观念,尺度把握人生。”郭律师希望借用这句话能够唤醒那些短视的劳动者,认真把握人生,切莫做井底之蛙。(记者丁国元 实习生张继宗)

来源:工人日报

 伙伴主题

 

 投稿邮箱

edit@rencai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