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农民工不肯“屈就”现象的背后

2009-05-07 21:20:07
“农民工就业难”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国际金融危机寒流袭来,大批中小企业,特别是出口型企业减产、停工甚至倒闭,农民工就业的另一个重要领域——城市零工市场的用工需求也在不断萎缩。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许多农民工的选择是宁肯不就业也不愿“屈就”,这一反常现象令人深思。“农民工就业难”和农民工不肯“屈就
”现象的并存,再一次为所谓的“人口红利”发展模式敲响了警钟。

怪象:就业难也不肯降低期望值

辽宁省沈阳市鲁园劳动力市场是东北最大的城市零工市场,这里90%的求职者是农民工,这个市场是东北地区进城农民工就业的一个晴雨表。今年春节过后,每天来这里求职的农民工平均2000人,由劳动部门设立的求职大厅每天人满为患,院子里也挤满了求职者。

鲁园农民工工会常务副主席张学东说,今年求职的农民工来得比往年早得多,往年是过了正月十五才出来,而今年春节初七那天,求职的农民工就挤满了院子,足有3000人。

据张学东介绍,从去年10月开始,来这里的雇主明显少了。他的判断标准简单却又直观:“农民工肯定不会开车来,开车来的都是招工的老板,以前每天院子里外都会停几十台车,现在却寥寥无几。”

据了解,农民工除了在工厂打工以外,相当多的人都在城市从事零工,如厨师、服务员、搬运工、家政等。今年以来,鲁园零工市场上不仅雇主少,而且报的薪酬普遍低了20%甚至更多。以往一个小饭店的厨师月薪近2000元,而现在只有1200元到1500元。一个来招人的饭馆老板对记者说,谁都知道发生金融危机了,找工作难,一方面觉得人好招,另一方面也怕将来生意受影响,所以给的薪酬要比往年低。

而记者接触到的农民工也大都知道国际金融危机,但几乎所有人都不愿意降低薪酬要求。记者2月份在鲁园零工市场遇见的一个电焊工说,曾经有一个每月1500元的工作他没做,因为往年的标准是月工资2000元。一个多月后,记者再去鲁园时,发现他还在找工作。

供需双方的心理预期差距很大,一方面许多小雇主减薪招人却招不到人,一方面许多农民工宁肯不就业也不“屈就”,这成为农民工就业市场上一个奇怪的现象。鲁园农民工工会做的一个问卷调查中,50名被调查的农民工都表示今年工作难找,但同时,绝大多数被调查者的薪酬期望值在每月2000元以上,这甚至比今年普通大学毕业生平均就业薪酬的期望值还高。

辽宁省大连市总工会职工培训中心主任于延庆认为,农民工就业难除了客观原因外,农民工自身的原因也不容忽视。在目前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许多返城农民工不愿随行就市,对薪金的期望值还停留在以往行情上。

忧虑:对未来没有安全感

经过深入调查,记者发现,这种现象很大程度上应归咎于城乡“二元”差异。进城农民工对未来有很深的焦虑,他们很难接受一份仅够糊口的低工资工作。哪怕再累再苦,他们也愿意年轻时多挣些钱好防病养老。

一位从河南来沈阳打工的农民工对记者说,家里的土地早租出去了,在外打工收入是家里主要的经济来源,自己早晚有干不动的那一天,到时候不像城里人有退休金,只能趁现在干得动多挣点,所以不想干薪水太少的工作。

记者发现,从事零工的农民工几乎全都没上过养老保险,由于零工市场上的工作一般都比较短,长的不过一年半载,用人单位普遍没有给农民工上保险的意识。农民工自身保险意识也很差。一位农民工说:“上那个有什么用?将来在哪儿还不一定呢?又带不走。再说了,老板给你交保险,最后还不是从你的薪水里扣,还不如发下来合算。”没有养老保险,就意味着没有未来的保障,对未来没有安全感成为许多农民工的心病。

此外,农民工常常成为不良雇主“坑害”的对象,这也加剧了他们找工作的畏惧心理。来自四川达县的农民工刘名俊曾经有过干完活拿不到工资的经历,他已经半年没工作了,现在就想一天一结算,因为以前被骗怕了。

记者发现,怕被骗的危机意识成为横亘在农民工和雇主之间的一道墙。在鲁园市场,记者看到,来招人的雇主和农民工常常因为一天一付工资的事情而谈不拢。农民工怕被骗,雇主也怕一天一开工资,农民工随时走人,影响自己生意。

  求解:把农民工纳入社会保障网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保持了令世界瞩目的高速发展,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人口大国的“人口红利”。然而,近年来,已不断有专家学者提出中国“人口红利”究竟还能吃多久的问题。一些专家认为,中国还有10年的“人口红利”期,悲观的观点甚至认为到2015年“人口红利”就将消失。农民工就业难和农民工不肯“屈就”现象的并存,再一次为所谓的“人口红利”发展模式敲响了警钟。

农民工面对就业难却不肯“屈就”,这一反常现象凸显城乡“二元化”差异带来的深层次问题。一方面,政府部门应该大力“保增长”,加强就业服务,积极创造就业岗位;另一方面,从长远来看,还应该化“危”为“机”,积极而有步骤地解决社会深层次问题,为构建“人口红利”消失后健康而有效率的劳动关系打下基础。

沈阳师范大学职业教育研究所所长徐涵长期从事就业市场研究,她表示:由于户籍制度的影响,农民工这一群体始终处于边缘状态,缺少归属感,没有养老保障,劳动关系也处于流动状态,这无论对于企业用工,还是对劳动者提高自身素质、规划长期职业生涯都有不利影响。徐涵建议,解决农民工就业难应和城乡统筹发展结合起来考虑,要加快户籍制度改革以及完善配套的就业服务体系。

张学东建议,政府应加大农民工维权力度,为农民工就业创造一个良好的法制环境,使农民工不用担心受骗,受了骗也有人管。她认为,现在部分建筑企业有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制度,但在更多的中小企业或小饭馆、小作坊里还没有这种制度,很容易发生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她建议,除了劳动保障部门和工会以外,还应把工商、税务等部门纳入到为农民工维权的体系中来,同时建立企业用工诚信档案,对欺骗农民工的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工商、税务等部门应该有相应的惩罚措施。

此外,一些专家和学者也建议,加速完善全国范围内的养老保险统筹支付体系和对所有用工企业加大养老保险征缴的监察力度,也有助于缓解农民工就业难问题。(记者 陈梦阳)

来源:半月谈

 伙伴主题

 

 投稿邮箱

edit@rencai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