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称超七成中国员工曾装病请假 专家倡弹性假期

2011-11-16 20:29:41
  病假有“病”

  “中国员工装病缺勤率世界第一”——一份针对缺勤率的全球性调查称:中国有71%的员工承认曾经装病请假,位居各受调查区域首位。究竟什么原因让一直给人勤勉印象的中国员工爱上了装病翘班?记者采访后发现,装病请假背后不仅仅是工作压力大那么简单。

  请病假最实惠?

  咨询公司Harris International有关员工缺勤的全球性调查报告显示:中国和印度的员工可能是全世界最擅长谎称生病以逃避上班的员工,71%的中国受访者表示曾经装病请假,印度则以62%排名第二(据《华尔街日报》中文版)。在采访中,更有上班族向记者戏言:“决不能把珍贵的病假浪费在生病上”……

  我们的上班族为什么要选择装病来达到请假的目的?主流的答案有两个:一是除了“病假”之外,平时没有“弹性假期”可休;二是请病假“扣钱”最少,实惠!

  “带薪年假只有5天,还被老板强制在春节休了,平时只好请病假。”

  刘勇(房地产企业员工,最近为了短途旅行秋游,请了两天“病”假)

  国内的企业,尤其是我们这种民营企业,带薪休假几乎变成了一种员工奖惩制度,都是老板说了算!北京还好点,象征性的也算有,好多外地的公司,年假这种事都没听说过,我知道有的公司一周还上六天班呢!

  通常企业一年有5天带薪假期,但“聪明”的老板会强制员工在春节期间休假,比如法定7天假,一些公司放12天,美吧?其实多出来的5天是带薪年假。这5天年假没了,你平时有什么事就只好再请假;而且事假扣全天工资,病假扣半天工资,能请病假当然不请事假了。

  我一个朋友在跨国的公关公司工作,不仅带薪假多,有时候还依国外惯例采取“搭桥”的方式放假,比如周四是个公众假期,那么周五也放,以便连上周末,不像咱们还老挪来挪去的,小气极了;我一年到头看他都在休假,从来不用装病的。

  张华岳(私营企业员工,但凡不能上班,都请“病假”):

  我请病假的原因多了:1、真病了,但病得没有上不了班那么严重,比如小头疼小感冒之类的,就说发高烧了;2、心情不是很美丽就是不想上班、超级抗拒上班的时候;3、有朋友来或者有事情;4、前一天晚上喝多了,早晨实在起不来床……这些都有可能诈病一下。

  为什么要请病假?因为每个月我们都有一天带薪的病假,而请事假的话,代价太大了:我休婚假的那半个月,只有一千多的基本工资;所以一般一两天的事假,我就不通知人事,和我们领导打个招呼就行了,这点我们领导还是很好的。

  我们还有个特别讨厌的规定,当月如果病假、事假等任何假期(年假除外)累积超过7天,就停发当月绩效工资。就算你这个月完成了200%,也只有基本工资。

  装病请假为工作?

  美国人埃莉·毕肖普在她的《病假指南》一书中,把“装病请假”上升到了“可以缓和你与老板的对立关系,可以润滑你和周围同事、朋友的关系,可以消解明天实在躲不过去的压力”的高度,而在采访中,也的确有上班族认为自己装病请假也是为了更好地工作,因为他们工作和生活中的许多事情都得靠“病假”解决。

  “为何我常常装病请假,因为我对这工作爱得深沉。”

  肖楠(化名 企业文案策划,最长请过四天的“伪病假”,并且向记者推荐了指导上班族如何装病请假的《病假指南》)

  我第一次装病请假是为了写一个策划书,没想好就不敢去上班,实在没办法就打电话跟领导说发烧了,去不了。结果在家里看电视,正好看到一个广告启发了我,连夜把计划书整完。后来我要是碰到特别难筹划的事儿,就干脆请假,大部分是病假,偶尔也拿男朋友爸妈要来,得去陪一下之类的借口。

  我这个工作挺讲创意的,办公室氛围太拘谨,环境也单调,不容易想出好点子,还不如在家里或者出去逛逛找灵感。虽然说我请假了,但是我病假里一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只不过工作的节奏看起来不像在单位那么快。

  我在网上看到过这么一句话:“为何我常常装病请假,因为我对这工作爱得深沉”,我觉得有道理。

  “我不能直接跟领导较劲,还不能消极反抗一下吗?”

  于晓红(事业单位职工,今年装病请假两次)

  今年春天我请了一次病假,带儿子去儿研所看一次病,得等四五个小时,不请假怎么办?我没说实话,是不想让领导觉得女同志家里事多,心思都不在工作上;所以我就说自己病了。现在觉得假期实在太少了,刚工作的时候还行,成家之后,家里的各种事儿又多又杂,不请假不可能啊!

  7月份我又休了一周的病假,身体确实有点小毛病,不严重,但是我看病的时候就跟医生说,特别累,想休息休息;医生就给我开了建议休假。其实主要是我们领导让我有点意兴阑珊,他特别喜欢给下属揽事儿,自己又撒手不管,你累死累活干完了,他再到大领导面前表功……我不能直接跟领导较劲,还不能消极反抗一下吗?休了一个星期假,在家里陪陪孩子,出去玩玩,还能积蓄点正面情绪。

  有病的是假期?

  和“装病缺勤率全球第一”相对应的是,在全球“带薪假期”排行榜上,中国以21天排在了最后一位。而即便是21天这个垫底的数字,国内上班族们仍然认为“虚高”了。

  勤勉的中国上班族之所以喜欢装病请假,也许是因为我们的假期“病”了。劳动关系专家许晓军认为,给予上班族有自主权的“弹性假期”非常必要。

  “劳动者需要完整的生活,他们需要假期来处理个人和家庭事务。”

  许晓军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

  我们的职工装病请假多,主要是因为我们现在没有一个正常的休假制度,企业的带薪休假制度一直没有很好地落实,国家没有一个统一的强制性规定,造成了实际上很多企业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

  休假是劳动者应有的一项权利,这不仅是一个休息时间的问题,还涉及劳动者作为一个人来说,他有生存和发展的各方面需要,他需要有一个正常的生活环境。劳动者们也有很多个人和家庭的事情需要安排,尤其是一些事情的办理必须要上班时间;即使周末他想去办事,但是大部分办事机构也可能都下班了,他就只能利用上班时间去,可一旦请假又会影响收入,怎么办呢?他只能以生病这种虚假的理由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现在一说劳动者,好像就把劳动当成了最需要执行的一种纪律,但实际上人们需要有完整的生活。这不是单纯靠劳动关系中企业的强势就可以控制的。企业这么规定之后,员工就只好自己变通,找空隙,既然病假可以带薪,那他就想办法没病找病,去解决那些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企业要靠制度的方式给员工留出合理的空间,不仅要明确带薪休假制度,而且还要给员工一定的弹性和主导权。弹性的休假空间是社会进步的表现。为什么我们很多劳动者精神压力过大,就是因为他们没有空间去调适。人的体力、精力,包括女职工生理上都有一个调整的空间,如果都排满了不存在这个空间,实际上就是对劳动者权益的侵害。我们只借鉴国外的严格管理制度,为什么不借鉴弹性休假的制度呢?

  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一方面需要政府做一些硬性的制度性的规定,否则,只有特别有道德感、人性化的企业才会有这个意识;另一方面,就是把企业内部职工的话语权,通过工会集体协商等方式体现出来,去实现这些权益。


  开眼

  “极品病假”连续休了两年半

  采访中,北京一家美资企业人力资源部员工向记者讲述了她遭遇的恶意套病假案例:

  “装病请假的情况一般分三种:一、是真病假条,但是病没有那么严重,借机会休息一下;二、也是真病假条,但其实人根本没病,可能托关系找熟人弄到了病假条,甚至可能是买的;这两种如果只休一两天的话,人力资源部门可能也不会去查你,因为追究起来很麻烦,也需要成本。

  第三种是病假条本身就是伪造的。每年人力资源部门都会抽样检查,到医院去核实,我们就查到过两例。一个女员工,从她一怀孕就用假的病假条开始休息,然后产假、哺乳期……连续休了两年半,这个时间太长了,所以我们就追究了,最后仲裁的结果,她赔偿公司五万多元,但实际上她恶意套取的薪酬福利远超过这个数字。

  还有一种也比较投机,就是国家规定的医疗期是累积的,比如半年累积多少多少天,有的员工就休到这半年要累积满的时候,就回来上两天班,然后继续回去休。

  放眼

  法国严打

  “病假综合征”

  法国总统萨科齐称,政府将采取措施,遏制上班族经常请病假的恶习。

  德新社15日援引一份统计数据报道,2010年,法国公务员平均请病假22.6天,私营领域员工请病假14.5天;在英国,公务员2009年平均请病假8.3天,私营领域员工5.8天。

  在法国,公务员可以休带薪病假。在私营领域,如果员工休病假超过3天,前三天的工资由雇主承担,此后的工资由国家承担。

  萨科齐说:“从社会保障体制中渔利无异于背叛所有法国人的信任。”他说,今后在私营领域,员工休病假超过4天才会得到政府补助。这一举措每年将为法国节省2亿欧元(约合2.71亿美元)的开支。

  对公务员而言,病假第一天将不会得到政府提供的补助。

  一些反对党和工会反对政府的新方案,批评这是“惩罚病人”。

来源: 北京晚报

 伙伴主题

 

 投稿邮箱

edit@rencai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