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国学:一份人力分析报告 逆转李斯职场困局

2014-01-02 08:25:58

  史上

  公元前237年,一个叫李斯的北漂族,在秦国骊邑的某家旅店里,正焦灼地构思着一份人力资源分析报告。

  李斯,楚国穷小子,赤手空拳来咸阳发展,好不容易坐上长史位置,进入天下最大公司的高级管理层,年薪达一千石,却一夕间被定性为“卧底”,转眼扫地出门。还有一帮像他这样的小子,也面临同样的处置。

  这份报告不简单,保全了李斯和“李斯们”的位置;成全了秦国的功业。它名为《谏逐客书》,千万别以为靠几个巧妙的比喻,几个排比就能改变一家大公司的决策,解读古典名著,过分强调文学元素是会误事的,我们且模拟两千多年前的人事气氛,从人力资源的角度分析这份报告。 

  报告书背景:嬴政遭受亲情打击 外来人才遭遇信任危机

  公元前237年的秦国,正面临针对外来人才的信任危机。这种危机的最高源头,是当时22岁的秦王嬴政,而在嬴政的背后,是一大圈秦国的宗室大臣。

  受郑国事件牵连

  此次信任危机的近期诱因是郑国渠事件,弱小的韩为了分散秦国的军事压力,给秦国送来一个水利工程师——郑国,企图以兴修水利的方式消耗大哥的能量,换取自己的安全空间。谁曾想这个诡计被识破了,因为这位外来水利工程师的缘由,导致整个秦国的外来人士都处于被怀疑的地步。

  而其核心诱因是经理人吕不韦的垮台。吕不韦虽然混到了国相和仲父的地步,但在秦国宗室大臣的眼中,仍然是一个外籍人士,乃至是圈外人士,甚至嬴政也这么认为,他写给吕不韦的一封信透露了这种排斥心态:你老吕跟我嬴政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有什么资格做我的仲父——“君何亲于秦,号称仲父?”哎,有没有血缘关系,两千年以来人们都知道,就你嬴政不知道,或者说故意不知道。

  总之,经理人吕不韦的垮台,导致信任危机波及到了整个外来员工圈子。当然,来自各大诸侯国的员工们,大家也要想开一点,就在那一年,嬴政这小子连自己的亲生老娘都扫地出门,一辆破车赶到了雍这个地方,何况你们这些毫无关系的来自其他诸侯国的员工。老板粗鲁赶人,夹杂着很浓的个人情绪。

  而这次信任危机更远的诱因,要追溯到两百多年前的秦孝公时代,那时的优秀经理人商鞅也是因为不能取得秦宗室大臣的信任,尽管业绩骄人,甚至将秦塑造为天下最强大的公司,也避免不了失败的命运。

  所以,嬴政那句“君何亲于秦”不是他一个人说出来的,而是两百年以来的秦国宗室贵族集体说出来的。

  李斯欲改变局面

  连吕不韦都受到“何亲于秦”的质问,李斯就隔得更远了,因此肯定处于被驱逐的地位。某一个晚上,在骊邑车站旁边的一家小旅店里,已打好车票的李斯同学,想着自己好不容易到手的年薪一千石的待遇就这么打水漂了,他心里能不添堵吗?于是思前想后,打了一份报告,想改变他自己的命运,也改变“李斯们”的命运。

  报告书秘诀:

  想要公司回心转意 先灭掉公司的底气

  李斯没有哀求公司看在他多年打拼的份上,保住他的饭碗,李斯的思维倒是往相反方向走:你们秦公司不是很牛吗?对我这样的杰出人才说开除就开除,我倒是要揭一揭你们的老底,看贵公司到底有多大能耐。

  李斯说,贵公司最早的光辉业绩是在秦穆公时代创下的,当时兼并了二十家诸侯公司,“并国二十”,确实牛啊。但这是贵公司的本土人才创造的吗?非也。老板秦穆公手下有四大业务骨干:百里奚、蹇叔、丕豹和公孙支,不好意思,没有一个是秦公司原产的。

  李斯又说,贵公司真正强大起来是因为重用了战国最佳经理人商鞅,他让贵公司一直保持天下第一强的地位——“至今治强”,商鞅是何方神圣?不好意思,他老人家是卫国人,而且还是魏国的政治实习生。

  对秦国一层层揭底

  再说近的吧。贵公司运用“连横”战略,拆散了六大竞争对手的联盟,这是公关经理人张仪的功劳。张仪是哪里产的?不好意思,这哥们是魏国人。

  说一说更近的,贵公司最近挫败了穰侯等辈攫取公司最高权力的企图,强化了贵公司的核心领导力,这是范雎的功劳。范雎是贵公司本土人才吗?不好意思,范大哥是魏国人。

  以上全是外籍员工的创意和点子,也全是外籍员工的执行力所致,把他们排除掉,贵公司的业绩几乎是零。

  李斯同学把秦公司在人力资源上的老底全部揭穿了,这还不够,又进一步揭:贵公司最爱的奢侈品,例如昆山玉、随侯珠、太何之剑和纤离宝马,你们摸着良心问问,有哪一样是贵公司产的?不好意思,没一样是贵公司原产的——“此数宝者,秦不生一焉”。

  时装音乐从齐郑进口

  说说你们的时装和娱乐业吧。你们的潮男潮女最喜欢的时装——“阿缟之衣”,都是从齐国东阿进口的。要说娱乐,你们就更没面子了,贵公司的美女基本拿不出手(这说话有点过分,秦国应该不缺美女吧),还得从赵国输入;流行音乐,得从郑国引入,至于音乐,无非就是敲着坛坛罐罐,呜呜哇哇吼一阵——“而歌呼呜呜,快耳目者”。

  李斯这份报告的高明之处在于,用了无情的排除法,从人力资源到奢侈品消费、时装消费乃至娱乐业,对秦国一层层地揭底,最后告诉秦国一个残酷的现实:贵公司要是没有我们这些外来人才的打理,你们什么都不是。这比单纯的哀求恳求有效多了。

  当然,这话也说得太狠了,秦公司本土人才和物产乃至文化,应该没有李斯说的那样不堪,天下七国,各有各的长处,不过,将心比心,年薪一千石的待遇说没就没了,你说话的口气能不狠吗?而且,这份报告既然是要突出外来谋士的重要性,就得弱化本土的元素,这是李斯刻意为之。

  一份人力资源报告,不是年终总结,不能讲究面面俱到,而为了达到战略目的,要弱化某些因素,突出某些因素。

  报告书外围力量:

  奇迹不是李斯一个人促成的

  报告到了嬴政手里,引起重视,公司马上派人去骊邑车站将李斯截了回来,让其重新回到秦公司管理层,并委以重任,年薪翻了好几番。

  不过,李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当时的外来水利工程师郑国就起到了关键作用。

  郑国坦承了自己的间谍身份,然后做了一个投入产出的分析:修水渠确实会消耗贵公司的实力,但是修好之后,带来的经济效益却远远超出消耗。

  秦公司在权衡利弊后,决定修水渠,秦公司的实力也强大到了足以支撑和消化一项大型水利工程的程度。韩严重低估了秦投入巨大水利工程的能力。

  李斯也是帮出来的

  就在嬴政派人从骊邑车站截回李斯的那一年,也亲自驾着马车从雍接回了他的老娘——赵姬。

  因为有谋士茅焦也是从吸收人才这个角度敲打了一下手执长剑,口吐白沫的嬴政:你这样过分,六国的人才谁还会给你效力?嬴政的非理性冲动,被及时喝止。

  最后一项,李斯的报告书能畅通无阻地送到嬴政手里,离不开秦公司畅通无阻的意见反馈渠道。

  公元前237年的秦,其人力资源结构正面临一个危险的转变,而这个转变之所以被扭转,得感谢李斯的《谏逐客书》,而李斯得感谢水利工程师郑国,得感谢谋士茅焦,得感谢秦国畅通的意见反映渠道,缺少任何一项都不行。

  有时候,一项奇迹的发生,不一定是事件主人公一个人创造出来的,而是大家帮出来的,秦帝国一代名相李斯也如此。

 

撰文/刘黎平

 

来源:广州日报

 伙伴主题

 

 投稿邮箱

edit@rencai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