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似体制围城? 一位80后公务员是怎么炼成的

2014-03-03 08:30:13

  “我比看到公务员热就都来凑热闹的人想得清楚,从自身能力和兴趣爱好,公务员是最适合我的职业。有些人不适应,本就带有一定盲目性。想离开,追求自身价值,也完全无可厚非。健康的流动,对整个公务员体系都有益。”采访结束时,妻子打电话来催回家吃饭。“至少,我觉得这样生活很幸福。”金明紧了紧领口,转身步入人流中……

  日前,本年度上海公务员笔试成绩和合格分数线在网上公布。

  金明(化名)虽然在2012年,自己的第五次公务员考试中,终于成功进入上海某区街道办事处工作,但每到此时,他都会不由自主地对有关新闻多瞄上几眼。

  “公务员考试报名人数又创高峰”、“最热职位百人竞争”……虽然今年的热度已经有所下降,但新闻照片里攒动的人头,还是让金明回忆起毕业8年以来,一步步走过的路。

  前段时间,一篇《上海80后公务员辞职自述》的文章火遍网络,一时间,“公务员”职业,似乎成为了一个“城里人拼命想出来,城外人拼命想进去”的体制围城。

  “我能理解公务员考试为什么那么火爆,也能体会到那些想离开的公务员的想法。”作为一个过来人,对于这座“围城”,金明十分认同另一篇文章的大标题:“没有完美的工作,只有最适合自己的工作。”

  “关键是明白自己想要什么,这样才不用靠擦桌子来证明自己活着。”金明说。

 

  择业时,选择安稳却得不到

  “平时每天都像打仗一样,星期六还要充电。就星期天下午可以。”约见面时间时,金明几乎不给记者选择。

  到了见面那天,记者远远就看见他在约好的咖啡馆门前等着,比约好的时间还早了十分钟。“工作养成的守时习惯,我等别人没关系,不能让别人等我。”他笑着伸出手来。

  金明是地道的上海“80后”,2002年考上大学,学的是行政管理专业。2005年底,毕业前大家都在找工作,金明倒是有点“稳坐钓鱼台”。他家里有亲戚在政府机关工作,但唯一没想过的去处就是考公务员。在身边的人穿梭于一个又一个“国考名师辅导班”时,他却和几个好友一起,去了几家外企实习,还琢磨着来场说走就走的毕业旅行。

  很不幸的是,那年正好爆发了金融风暴,大学生的就业市场也受到了影响。这些还没有正式入职的“见习生”更是朝不保夕。金明的一个“铁哥们”,“过五关斩六将”签了某家世界500强外企,月薪过万,人人钦羡。结果在试用期的最后一天,一时兴起与客户争执了几句,当场就被取消了合同。后来才听说,该公司由于经济形势不景气,取消了当年所有新人的招聘计划。几句意气之争,正好给了公司借口。

  金明的家庭本就比较传统,周末的饭桌上,看完新闻联播,又听着儿子的抱怨。父亲当即拍板:“那还是考公务员吧,那是‘铁饭碗’。只要考上了就可以端一辈子,比什么公司不强。”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决定走上这条路的原因,主要是‘稳定’的诱惑,加上和自己所学专业还算对口。但对于公务员的工作究竟是什么,真的两眼一抹黑,基本还停留在社会上‘一杯茶一张报’的印象里。对自己是否适合,也没有什么清醒认识。”金明说。

  对于临时抱佛脚的人来说,通常的结果都是事与愿违。临时上阵的金明考得“惨不忍睹”,分数与当年的录取线拉下了不老小的距离。加上毕业的时间也越来越近,原来的公司也回不去了,金明被迫重新回到了找工作的行列。

 

  “笔杆子”炼成记

  眼看着同学纷纷确定了去向,走投无路的金明却等来了一个“不是机会的机会”。有个私下关系比较好的老师把他叫去:有个社会公益组织想找个人,我觉得你挺适合的。回去考虑一下?

  对于当时的金明来说,这可是“瞌睡碰上了枕头”。在老师的推荐下,面试也进行得无比顺利。录取通知书发来时,别的条件都还不错,唯有收入一栏,只够温饱,与身边同学相比差距不小。犹豫归犹豫,金明还是决定去试试看。“主要是因为当时还想着来年继续考公务员,这个单位和政府机关有些搭上边,可以积累一些相关的工作经验。也可以看看自己是否适合走这条道。”

  社会公益组织的工作,往大里说,是为辖区内的所有残障人士提供康复方面的服务。具体到金明每天的工作,就是不断跟进市里在本区建立这方面养护机构的工作落实情况。

  刚刚上手的工作就是打电话,不过金明很快发现政府机关的工作方式,和自己原先所想的大不一样。“之前在电视报纸上看政府部门的工作,都是各司其职,各有分工。但自己做了才发现,原来每天工作的很大一块,是横向和纵向,上级和下级各个单位部门的协调。可以说,协调不好,工作就根本没有办法开展。”

  要完成这项工作,金明就需要打上一大圈电话:机构所属的街道、民政部门、上级单位等等。开口的时候,还得分清这块工作归口哪个办负责,那块工作又是哪个科的分工范围。除了打电话,骑着自行车走访一户户的工作对象也是家常便饭。“现在想想,这种工作方式的效果还真是很明显。一方面是用最快的速度,把手头的工作都熟悉了。同时自己的协调能力,甚至语言交流能力都提升很快。”

  写文件当然也是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有的80后公务员吐槽说,天天写,日日写,每天所有工作都是靠写。金明倒是觉得,光会写,肯定当不了好公务员。因为一份文件写起来,里面需要哪些材料、哪些数据,需要通过哪些部门获得,都得心里有数,还得去问人要到手。好在自己的协调能力已经锻炼出来了,抓住机会,金明“客串”给领导写了好几份关于第二年工作计划的文件。领导顿时刮目相看,在公益组织刚做了半年,一纸调令,就被调到了办公室。

  原来做业务,写文件是兼职。到了办公室,就变成了每天的主业了。“那时候,天天一上班,脑子里想的就是,这句话怎么表述比较好,这个词放在这里怎么样,诸如此类。网上有人说,写材料无非是 ‘领导重视’、‘下定决心’、‘排除万难’、‘取得胜利’串在一起,说这种话的人肯定没有写过文件,至少是没有写过好文件。因为一份好的材料,两个底线是不能破的。一是符合政府公文格式的要求,二是全面客观反映本单位的工作实际。要是在这个基础上,能再加上自己的发挥,就是一篇好文件。要是天天应付,套话连上套话,慧眼识珠的领导马上就能够看出来。”

  这其间,金明还去参加了自己的第二次公务员考试。这次他同时报考了上海和国家公务员,国家公务员还通过了分数线。但所填的志愿是中央部委,大家挤破头,最终连面试机会都没有。不过在机关半年的“初体验”下来,金明发现自己倒没有什么罢工情绪,似乎蛮适合走这条路的。

 

  工作时,大家都很给力

  从2007年初一直到2010年底,金明在办公室一下子工作了4年时间。

  这个单位属于事业单位,除了领导是区里别的部门调过来的公务员,其他人员里正式编制也必须通过市里的事业单位招录,没编制的编外人员,比如金明,大家心知肚明,是不会有任何晋升机会落到他头上的。“老实说,就这点工作做熟练了,要混也能混得下去。但当时想的就是,来这里工作是为了将来考公务员做准备,现在就开始混了,万一考不上退路都没了。所以每天工作都是保质保量,能做好就尽量做好。”

  有时候,机会还真是留给有准备的人。2007年10月,上海举办世界夏季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区里从各个单位抽调人手去组委会工作。单位领导觉得金明平时表现不错,就把他推荐了上去。又被分到组委会的接待部,负责接待世界各国的特奥代表团。

  分配工作的时候,金明和另几个区里其他委办局临时调来的年轻公务员,一起被派到一个宾馆蹲点,主要服务住在里面的两个外国代表团。由于特奥代表团的特殊性,碰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问题。每天加班到十一二点都是常态。一天晚上,一位运动员不知怎么吃坏了肚子,又表达不清楚,金明用英文和他对话,好容易搞清楚状况,和一起值班的同事一道把他送到医院,等挂完盐水情况稳定了,再送回酒店。回到家已经是凌晨3点。睡了3个小时,又起床上班,两个人谁也没迟到。“现在想想,特奥会那时这么拼,一个重要原因是第一次与那些正式公务员一起工作,想看看自己和他们有什么区别,想证明自己的能力不比他们差。结果做下来,别的不说,至少从他们身上,一点也没看到外界说的懒啊、混啊这些不良习惯,每个人都是以想把事情在最大程度上做好的态度来工作的。需要冲得出的时候,大家都很给力。”

  同样印象深刻的,还有区里领导干部的作风。“当时区里一位主要领导到接待宾馆视察工作,全部看完了,临走专门找来厨师叮嘱,一个国家的风俗习惯对海鲜不‘感冒’,以后自助餐里海鲜都换成牛肉猪肉。这位领导曾经在该国担任过外交职务。现在地位上去了,连这么小的细节都要考虑到,细致的态度让我到现在都印象深刻。”

 

  不认识一个人,却通过了面试

  2010年上海世博会,金明又一次得到了借调的机会。这次他被任命为区里最热闹地段的世博城市志愿服务站的站长。在金明的带领下,这个服务站成了市里的明星站点。北京团市委副书记邓亚萍来参观世博,还专门到这个站点来客串志愿者,之后召开的座谈会上,金明还代表区里所有的志愿服务站站长,向邓亚萍汇报了工作经验。

  有不少媒体都报道了金明的服务站,这让金明又迎来了一次转机。世博会结束后,他被调到了区文明办工作。“原来单位呆了4年,对领导同事都很是有感情的。他们有很多人,已经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十几二十年,但每天还是很兢兢业业。领导虽然年龄马上就‘到站’,却没有一点‘混退休’的意思,工作起来精力有时让年轻人都有些跟不上。这段经历对我成长真是至关重要。”

  从2007年开始,金明又先后参加了两次公务员考试,却总因种种原因,总是与“最后胜利”失之交臂。2012年,金明第五次参加了公务员考试。这一次,他顺利通过了笔试。面试前填报志愿,自己工作的区当年没有适合的岗位,再结合自己的经历,最终选择了这个街道办事处的基层岗位。问题又来了:自己平时工作上和这个区的干部没有任何交集,“关键人士”更是一个也不认识。会不会像在网络上说的那样被“黑幕”黑掉?金明的心里也有些担心。“当时想,只要考官公正,我又有这么多年基层工作的经验,正常发挥一定没问题。”

  面试那天,考官问金明的问题是:“如果政府的城市规划方案和居民生活产生了矛盾,你该怎么应对?”“当时觉得一轻松,因为正撞在‘枪口’上,之前的工作中都碰到过。”于是金明侃侃而谈,“我毕业的工作经历,一直都是和老百姓打交道。我认为,一旦碰到这样的问题,一定要以尊重群众的态度,尽量对居民客观解释说明。如果规划真正与居民意愿相违背的话,一定要以群众利益为先。”

  几天后,金明就收到了面试通过的通知。

 

  同学会上,我没有失落感

  成为公务员的金明,目前一天的工作安排如下:早上8点30分准备上班,坐下来就开始处理社区反映上来的大大小小的问题。“说是有大有小,其实都和居民的生活息息相关。对老百姓切身影响大的,比如就医难,上学难,小事比如邻里吵架纠纷也要去劝。”忙起来的时候,说话说得口干舌燥,却连水都顾不上喝一口。只好在回家的车里,猛灌几口随身泡的浓茶解渴。正常情况下,下午5点30分能下班。可加班的频率谁也说不准。遇到重大时间节点,难处理的问题时,还要在单位值班待命。

  收入方面,金明现在是科员职级,一年的收入,全部加在一起6万元左右。由于实施了阳光工资,刚过去的春节,无论现金还是实物,什么都没发。而在平时,对于像金明这样的基层公务员来说,灰色收入是没有任何可能的,公务娱乐活动也从来沾不上边。通常是一下班,就回家和妻子一起吃饭。

  距离大学毕业已经7年,同学会上,当时“睡在上铺的兄弟”,现在有的做上了外企的经理,收入每年50万元。有的自己创业成功,在市郊买了别墅。连当初劝金明报考公务员的父母,现在有时也会问金明:你会不会有失落感,将来会不会怪我们?

  “关键还是自己内心一定要强大。”金明说:自己父母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已经尽他们的能力,给自己提供了一套虽然小,但也很温馨的住房,至少暂时没有房贷的压力。结婚3年,靠自己和妻子的积蓄,也买了一辆小车代步。大富大贵谈不上,也算有房有车,自己觉得小日子还可以。“有的人只看到别人好的一面,却看不到自己职业的优点。对于我这样并不追求奢华生活的人来说,现在的收入已经够花了。同时公务员职业的先天优势,比如工作稳定,保障到位等等,有些在外企‘拿生命换钞票’的同学也还是很羡慕的。所以关键,是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未来,关键是走好脚下的路

  就在不久前,金明的一个好朋友离开了公务员岗位。“他是学经济的,考上公务员后,一直觉得自己的专业知识在工作中用不上,无法实现自己的价值,未来没有‘奔头’。最后辞职去了一家金融企业。”

  网络上,对于公务员是否是“围城”的讨论依然十分热烈。有网友提到,80后公务员这个群体的特点,就是普遍具有强烈的自我意识,加上非常想实现人生自我价值,不甘心做配角,默默无闻虚度人生。而公务员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却是个需要“冷板凳坐穿”的职业,所以出现大范围的辞职是必然的。

  我开玩笑问金明:你现在这么充实,要是过了几年,还是这个样子,心态会不会发生变化?

  他说,我也不敢保证。未来到底能走到哪一步。但是我相信我们国家的用人机制会越来越规范,有的同事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最终得到了上升空间,我也都看在眼里。还有一点是确定的,就是我比社会上看到公务员热,就都来凑热闹的人想得清楚,从我自身的能力和兴趣爱好来说,公务员是最适合我的职业。对于进了公务员又不适应的人来说,主要是本来就带有一定盲目性。现在想通过离开追求自己的价值,也完全无可厚非。只要是金子,说不定换个地方就能发光。健康的流动,对于整个公务员体系都是有益处的。

  告别的时候,金明的妻子打电话来催他回家吃饭。“至少,我觉得这样生活很幸福。”金明紧了紧领口,转身步入人流中。

 

来源:解放日报

 伙伴主题

 

 投稿邮箱

edit@rencai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