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访别样劳动者:这些新职业 人生亦出彩

2014-05-01 12:13:39

  今天是五一国际劳动节。本报记者昨日走访发现,现实中不少从业者的工作,并不在国家颁布的职业目录类别上。

  1999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将我国职业归为8个大类,共计1838个职业。此后,国家相关部门12次发布了122个新职业。目前,官方公布的职业种类总数超过2000个。

  据《半月谈》杂志社“求职路上”的网络问卷调查显示,“职业发展前景”、“能否实现自我价值”、“专业对口符合兴趣”、“时间自由不太累”等,都成为影响年青一代择业不可低估的因素。

  昨日,本报记者走访6位新职业的从业者:超市防损员、“跑腿族”、游戏制作人、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网店装修工、轮胎翻修工。除了轮胎翻修工,其他5位目前从事的工作,在国家职业目录种类上都查不到。

  在武大读研的王志,毕业后计划筹建公司,继续扩大“跑腿”业务,而他的团队目前已有9人,其中好几位都是研究生。放弃公务员工作,从事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的年轻女孩吴迪,父母用签署遗体捐献志愿书支持她的工作。

  在这个鼓励每个劳动者都能有体面和尊严、人人都享有人生出彩机会的追梦时代,青年一代的职业梦已迥异于父母辈。

 

   头戴鸭舌帽,脚踩运动鞋,身着牛仔裤,51岁的田正亮看起来最多40来岁。自武商超级生活馆开业以来,他就在卖场当防损员。他日常工作就是“三防”——防火、防爆、防盗,防盗更是他的绝活。

    昨日,他和往常一样,扮作顾客在卖场“溜达”,推上手推车,裤子的口袋里常年装着一顶鸭舌帽。他边挑选商品,边四处打量,看到可疑顾客会悄悄“盯梢”。可疑情况确认后,他会拿出口袋里的鸭舌帽,戴在头上。超市工作人员看到该动作,就自然“心领神会”。等“小偷”走出结账柜台时,他和其他工作人员就会立即上前交涉。

    不是神探胜似神探。他说,“抓贼”是门技术活,一年四季都不同。眼下这个春夏交替的季节,口香糖和糖果是“防盗”的重灾区。

    他介绍,有的小偷会穿着宽松的衣服,背着书包,趁没人注意,将商品撕掉标签装入包内。大罐的食用油、奶粉,藏在着裙装的女贼身上,根本看不出来。

    4月上旬,他当场抓获了一对行窃男女。当时,田正亮站在离他们30米开外的地方,就发现两人行迹可疑——他们书包背在肩上,推车里空荡荡,手里却攥着几个商品,到人迹稀少的生鲜区,他们突然放下手推车,“我就知道坏了。”两人最后主动将行窃物品全部交出。

    出身部队的田正亮已做了10年防损员,因抓贼众多,他在武商集团收获诸多荣誉。防损员虽然门槛低,但要求人脑子活,反应快。因工作具有一定危险性,薪资和发展有限,防损员并非人见人爱的职业。

    业内人士介绍,武汉市的每家卖场平均都有3到5名防损员,大卖场则有30到40人。据不完全统计,武汉各大卖场防损员已接近万人。

 

    昨日,来自四川宜宾的朱女士找到“武汉小王跑腿”的负责人王志,请他当一天的导游,带家人游武汉。简单的跑腿业务按每小时单价20元收费,程序复杂的跑腿业务如办证等,则收费稍高。他透露,跑腿者勤快的月收入可达5000元。

    2010年起,不少高校出现了这样一个群体,他们代送外卖、代购物、代排队、代办手续,甚至代找男友,从中收取一定的费用,他们被称为“跑腿族”,其中不乏高学历者。王志就是其中一员。27岁的王志是湖北荆门人,现为武汉大学研究生。

    由于读研期间自由时间多,他希望做点事,既不用宅在家里,又可以赚点生活费,于是就干起了跑腿。他后来找了同在读研的王明、汪政和梁同丽,网上打出“武大学生为您跑腿”的广告,“跑腿事业”正式起步。

    “最初每周只能接一到两单业务,甚至有人没听过跑腿这个行业,对我们非常防备。”曾有名外地客户,委托他们将一瓶价值500元的威士忌,送到心仪女生手中,但女生担心他们是骗子,不愿接受。王志只好将威士忌放到女生家门外,又给客户打了个电话。女生弄清了事情原委后,向王志道谢。

    随着业务逐渐增多,奇葩的事情也不少。有名温州客户,因女友出差到武汉转机,客户担心女友吃不惯机场食物,委托他们到市区买来大餐给女友送去,女友收到后感动不已。

    “我几乎每天都要花1至2个小时玩手机游戏。大部分时候是玩自己制作的游戏,有时也玩别人做的。”昨日,在位于徐东的办公室里,“85后”褚世文对记者笑道。他是位游戏制作人,不仅制作游戏,还玩游戏。

    最长的一次连玩了40天。“玩到后面都麻木了,碰到别人就问,你来玩玩我的游戏吧,看好不好玩?”

    玩游戏的第一个目的是发现游戏的漏洞,“如何发生?什么时候发生?要反复尝试并描绘下来。”其次就是体验玩家心理,“一天玩几次?一次玩多长时间?达到多少级愿意付费买道具?”这些都需要形成测评报告反馈给制作厂商。

    在北京、上海等游戏业发达的城市,游戏测评师是一门职业,一款游戏往往有几十位不同性别、爱好的测评者。而在武汉,由于游戏业刚刚起步,并没有细分到这个程度。

    他说,“游戏制作人有点像电影制片人,确定一款游戏何时立项,并对市场进行调研,组织开发制作,何时上市,后期如何运营。”

    去年,偶尔看到一束阳光被镜子反射,他立刻得到了一个创意,便召集策划、美术、程序员6人一起,制作了一款《生命之光》的智力游戏。

    游戏赚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 “国内每天新出的上百款游戏中,能赚钱的不到20款。一款手游的生命周期只有1个月,大部分只能血本无归。游戏制作人需要关注市场。我们能想到的,别人都想得到。为此我们要去了解竞争对手,最好能赶在别人之前推出。”

    褚世文的公司已制作过2款手游,直至去年还没盈利,今年或有转机。

 

      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 让生命重焕光彩 成就感油然而生

    上周末,26岁的吴迪去蔡甸看望一对老夫妻。对方儿子是位37岁的汉阳司机,不幸在车祸中导致脑死亡。在吴迪的协调下,老两口和司机媳妇悲痛中捐出逝者器官,从而让一份大爱延续人间。

    2011年,吴迪从湖北警官学院毕业后,考取外地的公务员。2012年,武汉同济医院对外招考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觉得自己算阳光女生,献过血,捐过款,挺有爱心,这工作应该很适合我。”吴迪报考并被录取。父母后来还签署遗体捐献志愿书支持她的工作。

    工作的第一步是评估器官是否适合捐献。捐者抽血,加急检测。第二步,会征求本人或家属意愿。第三步,器官摘取后,监督医生严密按照外科手术标准缝合,恢复捐者遗容。此外,还会联系丧葬等一系列人道救助、缅怀纪念。

    这份工作完全无法控制时间。2013年,荆州大桥坠车,有伤者濒临脑死亡。她凌晨3时接到电话,5时到达荆州。器官取出到移植,6小时的时限,真正体现时间就是生命。“工作的强度能慢慢适应,但不被人理解的滋味让人难受”。一次,在医院重症监护室内,有家属拍着桌子吼,“滚出去,谁叫你们来的,谁说要捐器官”。

    不过,吴迪也多次被家属的大爱感动。2013年11月,大悟8岁男童李执席患尿毒症深度昏迷,父母有意捐出器官。孩子母亲满脸泪水地告诉她,执席说过,不在了要救别的小朋友。

    和吴迪一起工作的还有两名女生杨晶与赵开宇。3人工作一年半,已经协调了60多例器官捐献,挽救100多人的生命。“每当看到那些曾奄奄一息的生命重新焕发光彩,成就感就油然而生。就算不属于高收入人群,却是在积善行德。”吴迪这样总结这份工作。

 

   网店装修工 跟家装设计一样 也需创意功底

   在网页上“贴墙纸”、“放装饰画”……这就是时下被称为“网店装修工”张浩一天的工作内容。

    随着近年电子商务的发展,网络“商店”越开越多。这些网店也与实体商店一样,兴起装修风潮,从而带动了这一新行业的出现。

    “网站装修工是名副其实的设计师,只是跟传统设计行业有所区别。”张浩是华中科技大学文华学院计算机专业大三的学生。大二开始他就与3个同学一起创业做网站设计。

    虽然只是轻点鼠标,通过制作精美的图片、直观的动画、奇幻的灯光、个性化的背景音乐,使网上店铺焕然一新,但这个过程却是比较复杂,跟建筑设计师有相通的地方。

    张浩说,“装修”网店并非易事,怎么吸引人是关键。“比如说商品怎么拍照才好看,后期还要再加点动画,弄点音乐。”如果一家网店要装修,需要经过跟客户商讨设计风格、拟定设计方案、搜集相关装修素材、画效果图等程序。“这个过程不仅需要设计人员有美术创意的功底,还需要有相关的电脑技术的知识”。

    “就跟家装设计一样,没有创意功底的人肯定做不好”。

    不过,张浩也表示,现在每天仅新开的网店都有数万家,从业者也数不胜数,竞争激烈。

    “行业内收入高的月薪可达数万,低的可能只有两三千元。”他说,一般情况下,一个中等水平的设计师,月薪5000元左右没问题。

 

 

来源:长江日报

 伙伴主题

 

 投稿邮箱

edit@rencai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