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不爱自己的工作了

2014-10-11 06:52:46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酒桌上的人们开始说些真心话。说来说去,说到了孩子,于是就说到了孩子的职业选择。奇怪的是,酒桌上的人无一例外,都不愿意子女从事自己目前所从事的事业或工作。

  这一桌人就职业范围来讲,相当有代表性:生意人、官员、军人、教师、记者、医生;就阶层来讲,有一般职员也有中高层管理人员,有混得好的也有混得差的。

  虽然生意人的生意做得相当不错,但他说,自己早就对孩子说了,以后千万别做生意,太不好干了。话题一打开,官员、军人、教师、医生、记者们都把话接了过去,大家都纷纷诉说自己所在行业或所从事工作的种种艰难,都表示很不愿意自己的子女从事自己目前所从事的工作。

  但比较有意思的是,生意人愿意自己的孩子以后当老师,老师希望自己的孩子以后当医生,医生希望自己的孩子去当兵,当兵的希望自己的孩子以后干记者。林林总总,转了一圈。但在听到大家分别抱怨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不知所措了。

  与目前这种现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十五六年前,甚至再往前,许多人的职业观、工作观和今天的我们恰恰相反,都希望孩子从事自己目前从事的行业。

  医生会对自己的孩子说以后当个好医生,官员会让自己的孩子进入体制内,军人会送自己的孩子去当兵,就连路边修自行车的,认为孩子能有他目前的状态,也就很满足了。

  为什么今天众人的生活水平及社会发展,远超此前,但就职业的坚守和荣誉感来讲,却显得狼狈不堪?就这个问题,我问了许多职业的人,他们都有自己的答案,但是不是正确答案,确实很难说。

  有人说,钱虽然挣得多了,但社会节奏一下子快多了,导致每个行业每个阶层的人都处于一种疲于奔命的现状,于是物极必反,对工作再也爱不起来了;有人说社会选择多了,各种宣扬不劳而获或者享乐主义的多了,于是人心乱了,很难认同原本就应该踏实干好的工作了,也不能从工作中找到乐趣了;有人说社会发展了,社会上的各种矛盾也发生变化了,原来没有医闹杀医事件,现在时不时就出个这样的新闻,社会矛盾集中反映在职业行为上了。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说美国医生对职业前景感到不安不满,焦虑万分。这篇文章的标题就是《为什么美国厌倦曾经引以为荣的职业》。这篇文章也给开出了“药方”,至于对其他行业、其他人群或国家的人有没有借鉴意义,很难知晓。此为一家之言,为此我抄录如下:

  “如何才能扭转医学界普遍存在的这种‘职业理想幻灭’现象呢?具体措施应该是多方面的。第一,收入。第二,建立良好的医患沟通。第三,在实践层面最大挑战是创造新的激励机制。比如,卓越临床公示(公开外科医生的手术死亡率或医生所治患者的‘再住院率’就是很好的开始)。设立‘病人满意度奖’。第四,改革付款方式,医生工资包干,实施绩效管理。”
 
 
 
来源:齐鲁晚报

 伙伴主题

 

 投稿邮箱

edit@rencai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