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公务员回归到一份平常职业

2014-10-27 07:06:42

从2015年国考报名情况看,仍有不少岗位报名者众,千里挑一。

其实,公务员岗位并非适合每一个人,有些人在入职后才尝到难以适应的苦果。特别是在践行“八项规定”和反“四风”的大背景下,对公务员的素质要求也显著提高。

那么,怎样理性看待公务员职业,什么样的人才适合公务员岗位?上海市委党校、上海行政学院人力资源测评研究中心副主任申林接受了记者采访。

“公务员热”热从何来

记者:如今,很多人把公务员考试当成了与高考一样决定人生命运的考试,这背后折射出了怎样的社会心态?

申林:需要、动机、价值观和精神信仰在当代中国年轻人的职业选择上起到了决定作用。

我国长期的农耕意识里,讲“学而优则仕”。解放后,长期的统包统配的就业制度和国家固定工制度仍然有着现实的影响,这些因素使得多数青年人缺乏独立的创业精神,国家公务员成为职业的追求。另一方面,我国的企业在激烈竞争的市场经济环境下,面临巨大的经营风险,难以充分满足员工的职业发展要求,进而造成大学生今后的社会地位和社会角色的不平衡,从而导致了“公务员热”。

记者:有人觉得大学扩招是造成大学生就业难的原因,您怎么看?

申林:其实不然,因为扩招没有改变总的劳动力供给,造成大学生社会需求不足的重要原因是产业结构问题。按照熊彼德的理论,最有创造力的组织不是政府,也不是大学,而是企业。但“公务员热”恰恰说明大学生不满意当前中国企业的现状,说明今天很多中国企业还无法为青年人提供良好的工作环境和发展空间。

通过对中国企业的发展战略和国际环境的分析还可以发现,大量的中国企业从事的是加工制造这样的产业链下层、价值低的劳动,我们为国际市场和世界消费者提供的是初级的资源型产品,而产业链高端的最有价值的部分,也就是最需要大量高级专业人才的岗位却大多不在国内。这种结构加剧了高学历人才的就业困难。

什么样的人适合当公务员

记者:作为一个重要的就业渠道,当公务员还是很多人的首选,但有些人在入职后才发现难以适应角色又匆匆离职。究竟什么样的人适合当公务员?

申林:工作的选择只是人生职业道路的起步,作为求职者,无法回避自身的性格、兴趣和能力特点对未来的岗位胜任力的影响,只有将个体的职业素质与现实的机遇、前景、成功等现实条件相比较,了解自己的优势与不足,才能够更好地适应工作的需要,规划未来。

按照 《国家公务员通用能力标准框架(试行)》的要求,国家公务员通用能力有九个方面要求:政治鉴别能力、依法行政能力、公共服务能力、调查研究能力、学习能力、沟通协调能力、创新能力、应对突发事件能力、心理调适能力。应该看到,具体的岗位对公务员的知识结构、教育背景、工作经历要求差异很大。

例如,在政法机关工作需要通过国家司法考试; 到审计部门工作,则一般需要具备审计、财会或其他相关专业本科学历。近年来,具备基层工作经验成为公务员招录时的一个重要砝码,在公务员招录时会加分。

记者:您最看重的公务员素质是什么?

申林:应该具备的最重要的素质是“适应力”与“适应性”,适应力是个体应对外部变化时,保持自我认同和效能的自我计划能力;适应性则是在与外界协调或社会角色变化时,运用能力的过程,这个适应的过程将反过来增强或降低他的适应能力。无论个体选择什么样的工作,他(她)都有可能在与其今天所担任的职业的适应中不断实现自己的职业辉煌,这也是中国几千年来的古老信条: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围城现象”怎么解

记者:一面是公务员考试竞争激烈,一面是基层公务员吐槽“待遇低、压力大、想辞职”,对这样的“围城现象”您怎么看?

申林:对于能通过激烈竞争进入公务员队伍的新人来说,挑战才刚刚开始。在职业发展过程中,人的工作能力、心理状态、工作动机、职业特质等方面会发生这样或那样的变化。职业素质,诸如个性、态度和兴趣等个体素质的差异是遗传因素造成的,也会在后天的工作中形成和发展。个体的职业选择就是不断地寻找外部环境(如经济状况、职业服务、工作设计等)与内在心理驱动(如欲望、需求、角色等)相统一或相适应的过程。

“公务员热”的现实,表明影响职业选择的因素更多地受到价值观的影响。

事实上,职业选择是一个自我职业素质的测评和社会价值评价相结合的过程。选择某个职业不是结果,而是终身的过程。工作不是简单地一步一步地解决任务的过程,而是人与人之间的交互作用及其对各种心理变量的影响共同构成的。每个人会努力寻求与他们的工作环境的积极关系,工作环境能够满足某种个体的需求,这是一个作用与反作用的过程,一方面,个体试图改善工作环境,另一方面,个体试图与所在的工作环境保持协调。

记者:怎么才能让公务员回归到一份平常的职业?

申林:年轻人要意识到,工作的选择是暂时的决定,职业的发展是一个持续的过程,而生活则是一个人真正的终生目标,大家要寻求工作与生活的平衡。

给“公务员热”降温,更有赖于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从片面追求经济发展的“经济增长优先”转向以扩大就业、减少失业为核心的“就业增长优先”模式。还要研究职业心理活动,从个人、家庭、企业、社会、政府多维度解决大学生的就业问题。

记者:这是一个系统工程,在这个工程中还存在哪些问题?

 

申林:比如,目前的“就业教育”往往是就业动员会,导致学生无法把握宏观就业形势。比较负责点的就业指导也只是传达就业政策,讲解就业技巧,叮嘱毕业生做好就业准备,对于毕业生的整体职业期望与现实之间的专业化指导仍显不足。高校的就业指导面临从粗放到精细,从表面到深入的功能转变。

还有一点同样重要,要将职业教育纳入国家教育体系,让学生确立职业教育终身化理念,在教育阶段、工作阶段、退休阶段都需要职业服务和指导。要让大学生能客观地分析现存和潜在的就业市场,认识自己的优点与不足,帮助学生找到自己的职业发展方向,形成正确的职业价值观。 

 

 

来源:解放日报

 伙伴主题

 

 投稿邮箱

edit@rencai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