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CEO自白:三种方法解决职业女性的孕期困扰

2014-12-23 08:30:33

第一次怀孕的时候,我只休了四天产假,而且每天都玩命工作。现在我的女儿随时可能降生,而今天的我也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普贾•桑卡尔,Piazza公司创始人兼CEO。

 

2011年,当我发现我怀上我的儿子阿尔琼时,我正忙着运营一家雄心勃勃,工作节奏非常快的初创公司。当时,我和丈夫都为即将为人父母而兴奋异常。阿尔琼的预产期是2012年夏天,不过那并不是一个迎接人生大事最方便的时候。八月是Piazza公司每年最忙碌的月份——Piazza是我于2009年创办的一个大学咨询和就业平台。随着学生和教授们陆续返校,我们要忙着签约和吸引新用户,调试网站,回答成千上万的问题。2012年,我们的产品还在试运营。我的团队还是一支由实习生和兼职人员凑成的临时队伍,既年轻又没有经历过考验。不用说,我必须事无巨细地参与每个决策。

 

为生孩子休三个月的产假是不可能的,我只休了四天的产假。在我把儿子从医院抱回家以后,团队成员立即就聚到我家开会。我现在已经记不太清最初那几个疯狂的星期了——这可能是件好事,但我仍记得我当时感受到的那种内疚感:我没有好好陪儿子,没有在那些珍贵的小时光里和他在一起。

 

六个月后,我的工作时间又恢复到怀孕之前,不过我不再喝咖啡了(很不幸有些人跟着倒霉了),依然很难掌控自己的情绪。直到阿尔琼的第一个生日,我还在努力减掉妊娠期的体重(这对于我来说比运营一家公司还费力)——每次见到一碗麦片,我都想把它狼吞虎咽地吃掉。

 

整个经历比我预想的要困难得多。这似乎是世界上最明显的事情,但对于有工作的母亲来说,这的确是一场艰巨的战斗。现在我又怀上了一个女儿,这次,我要向生理的现实让步。怀孕是很辛苦的,产后恢复则更困难。我已经接受了现在的工作效率只能达到平常80%的事实。不过现在我还在做一些事,以确保这次我能恢复得更快一些——而且还要确保,就在我全心全意准备把一个健康的孩子带到世上时,我的公司能够像以往一样运行良好。

 

照顾自己的健康。我从不重视健身,在印度长大的我从小就没有养成这种习惯,这使我的第一次怀孕几乎成了一场噩梦。由于我每天有好几个小时都坐着,很少运动,所以到了第六个月的时候,我几乎不能动弹。我们只好重装了洗手间的卫生纸托,因为我够不着它原来的位置。但这一次,通过一系列体重锻炼(虽然仍然不喜欢),加上经常看脊椎保健医师,我还算保持了比较好的活动能力。为了始终把保持健康放在第一位,我还专门在日历上设定了锻炼时间,经常是在每天的中午。而且只要可能的话,我会有意把事情委托给别人做。作为公司的创始人,我每天都很容易被大大小小的急事淹没,所以放手把事情交给别人往往是比较难的。但有利的一面在于,怀孕第八个月时,我还可以走路!

 

制订自己的日程安排。怀阿尔琼的时候,我经常早上三四点钟就醒了,而且很难再次入睡,因此经常在最后一分钟取消早会。这次我不再接受10点以前的会议,有时甚至在中午之前也不安排任何事。如果我在四点起床,再也睡不着,我就不会再强迫自己入睡,而是打开电脑,享受一些不被打扰的工作时间,然后在上午补一觉,再去办公室。为了节省体力,我选择在家工作,尽量通过电话远程遥控。为了保持冷静,我基本上全天都在嚼冰块,我的团队只好努力对我嚼冰块的声音充耳不闻。灵活的工作安排提高了我的工作效率,也让我更加理解其他为了照顾孩子而要求灵活工作的女性。

 

让员工做好准备。在我第一次休产假时,由于我没有歇下来的打算,因此我也没有花时间让我的员工做好我不在的准备。而这一次,幸运的是我已经有了一批值得信任的员工,他们已经陪伴我走过了好几年的创业历程。我一直和他们一起做几个不同的项目,而且在这些项目启动的头几个周,我有意放慢进展速度。这些都不是特别重要的项目,不需要我全程监管,不过至少我知道,在我不在的一个月里,公司可以继续前行。但是他们显然没有完全脱离我——这也不是我的性格。不过我希望可以把休产假变成一项资源,而不是当一个每天事无巨细亲历亲为的领导者。我希望女儿的降生不仅能够让我有机会多陪陪家人,同时也给我的团队提供一个成长、决策、自行解决问题的机会。

 

我意识到,能够灵活地度过第二次孕期,实在是一件极为幸运的事。不幸的是,对大多数女性来说,这是无法获得的奢侈品。也就是说,许多职业女性应该鼓起勇气要求一些必要的条件。首先,我们大多数人可以留出至少一点保健和锻炼的时间。在我的公司,员工们经常进行一对一的“散步”会议。也就是不坐在办公室里开会,而是在帕洛阿尔托市中心的街道上边走边说。天气不好的时候我们就围着办公室走(我已经学会忽略人们投来的奇怪眼光)。这种小小的改变就能让你变得更快乐和健康。

 

其次是灵活性问题。我们不可能把所有的会议都拖到下午,但在如今这样一个时代,为什么我们还要整天待在办公室呢?有了笔记本电脑、Skype和谷歌Hangouts功能,我们偶尔也可以在家里开会,尤其是怀孕晚期上下班非常不便的时候。我知道,作为女人,我们有时候不好意思提要求,但是在人生的某个阶段,你就是得自私一点,而这个阶段就是现在(如果它能帮助你的孩子健康成长,这样做就算不上自私)。

 

 

最后是棘手的产假问题。美国的产假政策离人们的期望相差甚远,我见过很多女性和她们的经理一道,试图找出创造性的解决方案来增补休假时间。以我们公司的市场副总裁为例,她在休完产假之后,第一个月是“半工作半产假”的状态,所以她能渐渐地完成回归正常工作的过渡。你可以问公司能否允许你不全勤工作,而是在家工作几个月,或是用年假、病假来兑换额外的产假。或者如果你能接受不带薪休假的话,那就坚决休假,不要有任何负罪感!
 

我已经等不及和家人一起度过30天的时间了,而我也同样迫不及待地想重返公司——它是我的另一个孩子。

 

本文作者普贾•桑卡尔是Piazza公司的创始人兼CEO。Piazza是一家社交型学习与就业平台,它可以帮助大学生与同学和导师实时互联。

 

 

译者:朴成奎

 
 
来源:财富中文网

 伙伴主题

 

 投稿邮箱

edit@rencai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