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跳槽背后的职业焦虑

2015-03-17 09:33:16

职业焦虑是社会转型、生存压力、外界期待等在个体内心的叠加投射,由不满薪酬待遇、晋升空间受限、工作环境不开心等因素导致

  春节假期结束后的“金三银四”往往是白领们选择跳槽的高峰时段。近日,某招聘网站出炉的《2015春季白领跳槽报告》显示,春节过后,有47.8%的职场人正在寻找新的工作机会,有意向尝试新工作的白领占32.4%,仅有6.1%的白领表示肯定不会跳槽,与2014年春秋两季的调查结果相比,2015年白领的跳槽意愿明显增强,其中80后、90后仍是跳槽主力军。

 

  记者与多位已经跳槽或正在跳槽的白领交流后发现,不满薪酬待遇、晋升空间受限、工作环境不开心等仍是导致白领离职的主要原因。主动跳槽的背后,是他们对于职业生涯的集体焦虑。

 

  工科男:触碰职业天花板

 

  3月13日下午,李可为刚刚完成了在北京宣武门一家外企的入职报到,工作以来这是他第一次跳槽。

 

  八年前,李可为从南京一所211院校的计算机通信工程专业硕士毕业,毕业后他便进入北京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工作。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朝九晚八”是他的日常工作状态,周末也至少有一天时间在单位加班。不过,李可为觉得那段时光忙碌却充实,并不是不快乐。

 

  2012年李可为被派驻到公司在南美的海外市场做产品经理,两年多的派驻经历让他开阔了视野、拓展了格局,回国后已过而立之年的他对目前的工作岗位产生了深深的忧虑。

 

  这份忧虑首先来自于职业发展的困扰。“确实遇到了瓶颈,短期内职位和待遇都不可能有所改变。”李可为透露,由于公司人事关系复杂,向上晋升已经不能仅靠个人努力。“作为科技公司的研发部门,晋升考虑的主要因素不是技术水平而是个人关系”,习惯“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李可为是典型的理科生思维,对工作环境感到失望后,他最终选择跳槽。

 

  “现在的行业竞争已经进入成本比拼的阶段。”李可为的这种忧虑其实也是对整个行业的未来前景缺乏信心,他告诉记者,“长时间工作,经常性出差”是整个行业的普遍用工现状。调查报告也显示,在已有跳槽实际行动的白领中,IT、通信、电子、互联网行业的人群比例最高。

 

  李可为跳槽的另外一个原因来自行业内部的“潜规则”——不跳槽不涨工资。据李可为介绍,在很多国企和外企,伴随跳槽而来的往往是薪水的增长和职位的提升。李可为跳到的新公司,虽然职位没有变化,但是薪资待遇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改善。他说,一般科技行业跳槽很难转行,不过如果有被看好的创业型公司出现,他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有机会尝试与互联网相关的新领域。

 

  文科女:困在郊区的青春

 

  3月14日晚上7:30,结束周末加班的董晓菁满身疲惫地走下916路公交车,进入3月,她几乎每个周末都是在加班中度过的。

 

  今年25岁的董晓菁是北京一家网站的网络编辑,学习广播电视新闻学专业的她两年前来到这家公司上班。发布30条新闻,完成频道更新与原创专稿精编,负责视频拆分,从早晨8:30到下午5:30,这些就是董晓菁每天需要完成的工作任务。由于董晓菁负责的是拍卖频道,因此每年3月~7月的春拍、10月~12月的秋拍是她最忙碌的时段,不仅要完成平时的工作量,还需要与拍卖公司对接,直播更新拍卖现场信息,有时不得不加班到凌晨两三点。

 

  “忙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意识是否清醒。”董晓菁告诉记者,加完班后深夜一个人回家,路灯下听着自己高跟鞋的声音,她感到无比凄凉。周而复始的工作内容和高强度的工作负荷让董晓菁几近崩溃,由于睡眠质量不好,她的脸上长满了“痘痘”。付出与回报不成比例,晋升的空间不明确,从去年年底开始董晓菁就萌生了跳槽的想法。

 

  让董晓菁想要逃离这份工作的原因还有工作地点的尴尬。董晓菁的公司在郊区顺义,公司宿舍距离单位三站公交车,她感到日常的生活几乎被绑定在这片狭窄的区域。上班、下班、加班,两年来她的社交圈基本没有拓展,至今仍是单身。“觉得自己被‘困’在了城市郊区。”董晓菁说,很多同事都有着和她类似的感受,他们希望换个圈子看看别处的风景。

 

  “女生青春很短暂,不想就这样在工作中荒废了。”董晓菁说,今年春节回家父母告诉她,如果明年再找不到男朋友,就要她回河南老家工作了。她打算尽快在靠近市区的地方找一家公司,依然从事与网络编辑有关的工作。

 

  跳槽背后的职业焦虑

 

  2014年葛鹏飞先后两次跳槽,每次辞职后他都会经历少则两周、多则四周的过渡期,他告诉记者不论辞职的时候多么踌躇满志,在找到下一份工作之前内心都十分煎熬。由于换工作频次过快,他也曾被招聘方嫌弃。“天生有才,却被当作废柴”、“拼到吐血,却都没钱血拼”,这两句某招聘网站的广告语让葛鹏飞感同身受,一项调查也显示,近八成受访者认为职场存在这样那样的不公平。业内人士指出,这种“不公平”导致的负面情绪已经成为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

 

  “白领趋于频繁的跳槽行为背后,是对职业的集体焦虑。”黑龙江大学社会学教授曲文勇认为,这种焦虑有着复杂的时代背景和社会原因,是社会转型、生存压力、外界期待等因素在个体内心的叠加投射。

 

  “互联网时代,风险与机遇并存,生活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大,这种不确定性恰恰是职业焦虑的重要来源。”曲文勇告诉记者,企业人性化管理的缺失、社会保障制度的不健全、工作环境归属感的缺乏等都加剧了职场人群对于“不确定性”的感知。

 

  同时,曲文勇指出,白领跳槽也有强势人群和弱势人群的区分。强势人群往往在某一领域拥有较为成熟的工作经验,他们在跳槽时求职目标明确,为实现自我价值主动谋求更好的发展或是干脆被猎头公司挖走;而弱势人群可能在“羊群效应”的影响下,被动地选择跳槽,不断适应陌生工作环境的过程,会加剧这类人群的疲惫感与焦虑情绪。(中工网记者 王维砚)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伙伴主题

 

 投稿邮箱

edit@rencai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