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能有职业 我们只能投身于 家族事业

2015-05-11 08:15:49

职业才能讲上下班

事业是24小时终身制的

 

白富美跟职场——这两个关键词它们放在一起,画风对吗?还是跟电视剧里面一样,她们每天睡到自然醒啥事不用干,打扮得漂漂亮亮出去逛街做美容喝下午茶?即使她们出现在办公室,也不过是以上班为名行恋爱之实,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跟个阔少小开、霸道总裁谈谈情就是所有的工作内容?

 

你看到的她

 

任性懒散,不工作玩通宵

 

某本土酒店HR连小姐最近很头疼,老板的女儿海外留学归来,学的还恰好是酒店管理专业,老板要求她在酒店里面给安排一个“锻炼人、又不太累、可以接触到外界”的岗位,以求让女儿早日锻炼成为接班人,顺带钓回一个东床快婿。

 

可是连小姐发现,这位太子女完全不是干这行的料。“她说她对酒店管理一点兴趣都没有,文凭也是从非法途径买回来骗老爸的,无论餐饮、房务、销售、市场公关甚至管理,她都不愿意干。来了几天就开始迟到早退,后来干脆就玩消失,打电话也不接。”连小姐吐槽说,“酒店是你家开的,你以后也是要接班,不应该要有点责任感吗?小小年纪就这么任性懒散,以后怎么办?”

 

珠江新城某连锁美容院的高级客户经理丹丹自称手头上有好多位“白富美”熟客——在她看来,能够在上班时间来光顾、穿戴一身名牌的就是白富美。“不用工作也不缺钱花,时间和钱包都是自由的。”她说,这类客人经常会睡到下午,然后去附近的五星级酒店吃点点心喝喝下午茶,然后再过来做美容,做完以后去旁边商场逛街买东西,晚饭以后转战夜店,玩到天亮才回家。职场江湖?离这群白富美太遥远了。”

 

真实的她

“时间和钱包自由不代表心不累”

 

B小姐

年龄:27岁 学历:美国某大学管理学类硕士在读

职业:表面是学生,同时为家族企业谋求转型 婚姻:已婚

 

目前在纽约进修的管理学学位,是B小姐的第二个硕士课程,在这之前,她已经在欧洲顺利拿到一个艺术类的硕士学位。由于她的课程安排并不紧张,每个月只需要花一周在美国上课,其他时间她基本上在中国香港和日本。对于上述误解,她的答复是“时间和钱包自由不代表心不累”。

 

边求学边筹备家族企业转型

 

她的父母在长三角从事制造业工厂起家,后来进军地产行业。这几年,把家族经营的服装代工生意转型成为原创设计师品牌,这一重任就落在她这个独生女肩上。

 

她感到自己的艺术类背景还不够用,于是主动提出到美国读管理学。读书之余,她也没耽误工作,同时组建了品牌的全球化团队,拥有分别来自英国和日本的设计师。她结婚没到一年的丈夫是个时装模特,主要工作和生活在广州。她在各大航空公司头等舱上待的时间,比在她和丈夫的家里要多得多。

 

“对外人,我先生会说,我还是学生在国外读书,我出入境签证也会把自己的职业那一栏填学生,可我们自己知道,我的日程表里面读书只占很小的一部分,去筹备一个原创品牌才是我目前最主要在做的事情。”

 

在纽约,她在中央公园旁边的上东区,也就是《绯闻女孩》里主角们居住的地方租下一间有三个卧室的公寓,其中一个卧室被她改造成工作室,在当地聘请了两个会说中文的美国人专门为她工作。“其中一个是我的秘书,专门负责对外联络、管理我的日程表,就是每天告诉我我要干些什么的人;还有一个就是帮我写文件做策划书。”

 

打开Macbook Air,她的邮箱里满满都是来自这位秘书的邮件,里面有各种事项提醒,邮件名统一用“你的日程表某年月日”。内容主要包括有几点钟在哪里见某人做些什么,比如“某天下午三点拜访麦迪逊先生,介绍策划书;下午六点跟科林小姐共进晚餐,谈鲜花批发供应事项;某天交论文;某天飞往香港”……诸如此类。

 

在她的设想里面,未来的原创品牌和门店事无巨细都要尽善尽美。

 

想做普通白领 但要回馈家庭

 

“我的家庭给了我很好的生活和教育环境,让我一直随心所欲地生活。可是这两年,发现父母年纪大了,现在经济不景气,虽然没有影响到我们家的生活,但看得出来他们非常担心,健康状况也差了很多。我被呵护了这么多年,所以应该要还,要出来承担责任,把这么好的生活条件延续下去给下一代,不能到我这代就断绝了。”

 

她几年前还是个任性的女孩子,不用心读书,背着包说走就走到各国去旅行,“长大以后我确信了,人生就像长长的雨天,以前是父母给我当伞,以后就是我来给他们、给下一代当伞。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从那个很难搞、说话很冲摆臭脸、打死不愿意被束缚的死小孩,变得无论在干什么大脑都能无休止地高速运转,主动想要去接过明知道会束缚一辈子的枷锁,不再盲从和依赖别人,努力应对日后的挑战。”

 

她知道,在别人眼里看到她的生活堪称五光十色,全球飞来飞去,每周都会吃米其林餐厅,踩着高跟鞋一身名牌出现在各大社交场合,但事实上如果能够让她选,“做个普通白领,按月领工资,不用考虑公司每个月有多少盈余,未来发展怎样。早上就拿一个发圈把头发绑起来,拿个布袋子就出门上班,到路边咖啡店随便吃个面包牛奶,假期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这样的生活,更让她和类似出身和处境的朋友向往。“所谓的白富美,其实都是家族光环照出来的,在这种光环下,你不可能什么都不回馈,不可能自由地去选想读的专业、想待的城市或者想做的职业。我们这类人如果想去外面公司打份工,基本上不太可能,你只能帮家里,把你所有的智慧和劳动奉献给家庭。你是家庭的一分子,不能光花钱不赚钱,这份职业是没有休假没有下班也没有尽头的。职业才能讲上下班,事业是24小时终身制的。你不能有职业,你只能投身于家族事业。”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伙伴主题

 

 投稿邮箱

edit@rencai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