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份满意工作比找女朋友还难”

2016-02-25 07:27:05

首选职业都不是普工、频繁跳槽造成社保停缴、到外地求职食宿费耗不起……连日来,武汉晚报记者通过跟踪调查方式,对8位70后到95后普通求职者的求职预期、社保缴纳情况、求职成本进行了探访(本报2月19日、2月20日、2月22日连续报道)。

 

一周过去,他们找到工作了吗?符合心理预期吗?昨天,记者回访8名求职者,其中3人还没找到工作,已找到工作的3名男性仍是做普工。

 

连跑6天一无所获

 

从2月17日开始,27岁的李晶就奔波于武汉各种招聘会。直到昨天,一连跑了六天招聘会的他工作仍无着落。

 

“早知道不辞职了。”身心俱疲的李晶有点后悔。他的上一份工作是在武汉一家知名电器工厂做一线操作员,包吃住,扣除“五险”,他每个月拿到手的钱有3000多元,加班多的时候能拿到4000元。不过很辛苦,每天工作至少十小时,还要白、夜班两班倒,父母怕他身体熬坏了,让他辞职了。

 

李晶此前的4份工作全是“普工”。这次求职,他想换个岗位,尝试应聘过文员和技工,但他专业与文员岗条件不符,技工岗位又都需要持证上岗,没什么一技之长的他,找得最多的还是普工岗。可是,今年待遇稍好的大企业用工减少,招人不多,中小企业待遇只有两三千元,还要“三班倒”,李晶找来找去也没找到满意的工作。

 

24岁的胡佩和李晶情况差不多。他家在黄冈,在武汉找了四天工作没着落后,胡佩在元宵节前回家了。“我不想再进工厂了。”昨天,胡佩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本想找份类似“招聘专员”的工作,但很多单位都要求招女孩子。“工作太难找了。如果家里能安排,我就回老家工作。”

 

不得已还是当了普工

 

8名求职者中的5名男性都不愿意再进厂做一线普工,但其中3名求职数天后,还是不得不再进车间“重操旧业”。

 

“没有一技之长,学历也一般,很难摆脱普工身份。”迫于生活压力,年纪最小的王明成昨天已开始在武汉一家制造企业上班。

王明成今年21岁,家在随州,毕业后南下深圳打工,去年谈了个女朋友。担心“异地恋”会黄,再加上家里人都希望他回离家近的武汉工作,王明成年前辞职了,一过完年就开始跑招聘。对互联网行业感兴趣的他本来想做网络销售,可问了几家企业,发现销售底薪太少,必须靠业绩,食宿、社会保障等方面也不如制造行业健全,思来想去,王明成还是干了“老本行”。

 

“还是得先养活自己。”王明成还有个妹妹,虽然他年纪最小,但比起其他年轻人,王明成务实很多。他说过年在家他就算过,如果找不到“包吃住”的工作,光是房租就难以承受,就别说每个月还要存钱了。“父母年纪大了,不想让他们操心。”

年纪最大的尹华平已经有五六年的一线操作员经验,这次求职本来是想去“生产文员”(主要是配合生产经理处理文件)岗位,但好一点的企业都要求至少大专学历,高中毕业的学历不够。“女儿9岁了,我得养家,普工就普工吧。”昨天,已经在一家企业上了两天班的尹华平说。

 

实际月薪比预期少1000多

 

不过尹华平已经是8名求职者中最“幸运”的了,扣除五险,实际薪酬可以拿个4500元,离预期薪酬5000元差得不远。

 

“第一个月2800元,3个月转正后说是能拿3000多元,但具体还得看厂里的产值。”王明成在深圳时每月薪酬3500元左右,这次回武汉求职,他没给自己定太高的预期,虽然和在深圳的薪酬有一点差距,但还在他的接受范围,“毕竟刚刚毕业,慢慢来。”

而唯一的本科生谭俊的实际薪酬和预期就差不少。谭俊找到光谷一家规模中等的制造业做“生产文员”,扣除社保后每月到手的钱是3100元,他的预期薪酬是税后4500元。“工作也不是很理想,应该会再找。”谭俊现在也已经开始上班,不过学电力工程的他想进大型电力企业从事与“强电”相关的工作,现在的工作只是过渡。

 

3名女孩子找工作要顺利一些。昨天,跑了一周招聘会的90后女孩邓婷找到一份会计的工作,今天开始上班。转正后工资3000元,虽然比预期少了近千元,但她已经知足了。张敏找了份保险销售员的工作,有销售经验的她希望能努力做出业绩。陈圆虽然还在找,但也已经有几家意向企业。

 

年轻人要有一技之长

 

“进制造业的年轻人还是要有一技之长。”国家高级人力资源师、华中人才副总经理薛莉认为,对于年轻人来说,一线普工的确不是长久之计,从产业规律看,当前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技术深度融合为特征的智能制造模式,正引发新一轮产业变革。“简单说,制造业正在换代升级,将来简单工作能用到人力的地方越来越少。”

 

但是,技能类人才仍然很吃香,也是整个社会朝专业化、精细化发展的必然趋势。尤其是武汉,正处于承接产业转移的大环境,企业用工主体需要大量的中高级技能人才,很多生产高精尖设备的生产制造业都需要“熟手”。“年轻人如果有心、能吃苦,关注自动化、大数据、传感器等先进技术,不愁没有前途。”记者王恺凝

 

8名求职者求职情况表

 

姓名 出生时间 籍贯 学历 第几次求职 首选职业 实际岗位 预期薪酬 实际薪酬 未来打算

 

尹华平(男) 1978年 武汉 高中 第三次 生产文员 普工 5000元 5000元 先做着,瞅机会晋升

 

陈圆(女) 1983年 武汉 第三次 文员 还在找 3000元—5000元 还没实现 找个稳定的企业

 

谭俊(男) 1988年 恩施 本科 第四次 生产文员 生产文员 4500元 3100元 找家平台更大的企业

 

李晶(男) 1989年 武汉 大专 第五次 只要不是普工 还在找 3000元—5000元 还没实现 存钱自己做小生意

 

邓婷(女) 1990年 武汉 大专 第二次 会计 会计 3000元—4000元 3000元 找份稳定的与财务相关工作

 

胡佩(男) 1992年 黄冈 大专 第四次 招聘专员 还在找 4000元 还没实现 只要不进厂当工人都可以

 

张敏(女) 1994年 武汉 高中 第二次 不确定 保险销售 3000元 根据业绩提成 学门技能

 

王明成(男) 1995年 随州 大专 第二次 文职、销售 普工 3500元 2800元 先将就再慢慢找

 

(以上预期薪酬特指税后,实际薪酬为转正后的税前收入)

 

 

 

来源:武汉晚报

 伙伴主题

 

 投稿邮箱

edit@rencai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