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职业至乐是创造

2016-09-25 08:39:04

   这是一种积极的精神传递,它一扫颓靡之风,如清风朗月般莅临大地

 

   按照传统思想,教师的幸福感,首先应该来自生命的创造,先成己,也就是取得个体生命的成就,然后成物——对社会或文化作出自己的贡献。西方哲学家也认为,创造的欢欣是职业最高的欢乐。

 

   这个提法,不但适用于天才,也适用于每一个人。创,造之始也。日常生活中,凡能够运用新的方法对旧的问题做出有成效的改善,都属于创造。

 

   倘若将它落实到一位老师的教育教学生涯中,那么,创造就被赋予了更为广泛的内涵:它可以是对涉及教育问题的崭新理解和不断掘进,也可以是对工作性质焕然一新的认识,还可以是对所教授内容换一种角度的剖析和把握。这样的创造,既包括思想上的,也包括行为上的。其中的每一种创造,都带着超越自我的性质,都是一种对陈旧的突围。

 

   那么,当这样的创造因子渗透在一位老师的血液里并且支配了他的教育教学行为之后,他随之具备了怎样的状态了呢?他应该是变动不居的,思维永远处于一种活跃的状态,不愿意固守原有的教条和规范;他会经常面临自己创造的挑战,在挑战中选择积极应战的姿态,从而使他对职业充满了新鲜感;他不满足于已有的状态,时常审视自己,使自己努力超越环境的限制,每天以一种崭新的姿态出现在他所从事的工作之中。

 

   教师的这种昂扬的情绪,也会感染他周围的人尤其是学生。这是一种积极的精神传递,它一扫颓靡之风,如清风朗月般莅临大地;他不断尝试用新的角度来看待自己的事业,不断探索新的适宜于不断变化的受教育者的方法,在这样的探求和开创之中,他获得了成就感和满足感。这样,他的职业生命得到了长久的延续,所需养料得到了长久的补充,他会始终保有热情,并且能一次次地认识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如此,他便拥有了职业的幸福。

 

   我们今天的教育,之所以看到这样的教师越来越少,原因是多方面的。我们完全也可以说,教育的滞后和困局,很大程度上就来自创造型教师的减少,大家都或情愿或不情愿地依附于目前已形成的定局,有不满,有抱怨,有忧患,却就是没有创造。如此,教师的幸福感便随之降低了。

 

   无论是从事关民族振兴的教育大计而言,还是从个人实现生命的价值而言,我们都需要创造。一个坚定的个人,不应该被裹挟进洪流之中,而应该毅然担负起教育兴国的重任,“惟日孜孜,无敢逸豫”“虽九死而不悔”,为教育的发展开拓出一条新的路途。

 

 

 

来源:经济日报

 伙伴主题

 

 投稿邮箱

edit@rencaijob.com